无界诗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40|回复: 5

穿越历史(组诗十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6 16: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穿越历史(组诗十三首)
文∕以梦为马

◎在秦朝

蒙恬已死。来自长城外的风声
依旧裹挟着战马的嘶鸣
一支流矢,毫无征兆地
射向阿房宫的雕梁画栋
一场指鹿为马的游戏
让所有的臣子,又加深了
自焚书坑儒就一直保持的缄默
莺歌燕舞还在继续
如水的腰肢,妖娆出
三千里江山如画
谁的一声叹息,藏在角落
点燃一场自渔阳开始的大火
烧毁的何止是一个王朝
大厦将倾的背影

◎在西汉

黄老式微,高祖的身影
渐行渐远。听董仲舒高谈阔论
孔夫子在五百年后复活
再次焕发出青春

卫青的足迹还在延伸
少年霍去病,在阴山下的一声喟叹
折断了飞将军
没入石棱中的一枝白羽

未央宫越来越冷清
阿娇久已未见,《长门赋》的余音
偶在夜深时响起
卫子夫的腰身,何日才能
再现长袖善舞

丝绸之路没有尽头
一个盛世的白发和老年斑
西出阳关,越传越远

◎在东汉

伏在案几上久了
就做一次投笔从戎的尝试
勒马燕然,刻下一介书生
封狼居胥的梦

龟兹寒凉,胡笳声起
看一树白雪
在百草折的八月
开出故乡梨花的模样

古稀还乡,封妻荫子
读前汉风云,赋光武流光
听一支划破夜空的流矢
隐隐传来三国鼎立的金戈之声

◎在两晋

寻一处竹林,听广陵散下酒
闭口不言朝政,只是默背绝交书
酒醒就驾车而行,行止处就是天涯
或者赤膊打铁,四溅的火花
开出一个灿烂的魏晋风度

赋一篇佶屈聱牙的佳作
绝不会上达天听。布衣沽酒
听当垆的美妇,吟诵一曲
流光溢彩的凤求凰

王谢堂前,车水马龙间
谁见一只雍容的燕子
正整理羽毛,清空巢穴
飞入寻常巷陌

◎在隋朝

胭脂井犹在,后庭花从不曾
烟消云散。从长安到洛阳
从洛阳下扬州,大运河两岸
是志得意满的八百里河山

万邦来朝,谁的胃口
足以吞吐日月?
萧后美艳,抵不过
一枝来自民间的琼花

有风声掠过耳际
一群来自山东的响马
射出一支搅动朝纲的冷箭
不偏不倚,正中一个王朝的命门

◎在隋朝(其二)

也曾十年寒窗,也曾金榜题名
满腹经纶货与帝王家
却只换得,单身入彀,伴君如虎
学36友大碗喝酒
瓦岗山上,偶设奇谋
翟让有志,可惜李密才疏
窦建德乌合之众,王世充困守洛阳
小秦王才是天下英主
东拼西讨,南征北据
玄武门喋血,也未作壁上观
转眼凌烟阁画像已满
回首一朝湮灭,一朝将兴
风云际会间,早生白发

◎在唐朝

连长安的桃花也是丰腴的
花瓣娇艳,花蕊含香
在盛世的雨中,开出一首
七言律诗的恢弘气度

一条叫做贞观之治的河流
淌出大明宫。河边汲水的武姓女子
正用深不可测的眸子
打捞一个王朝最隐秘的涟漪

宫门缓缓打开,谁的脚步声
由远而近,渐次深入
被权力之手箍紧的
八万里河山

◎在唐朝(其二)

策马玉门,听金戈碰撞
默念一阕谙熟于心的从军行
塞下风来,尘沙再起
楼兰城大门洞开

金銮殿上脱靴,浣花溪边沽酒
盖一间草堂,听薛涛论文
鱼玄机弹曲儿。一点胭脂娇艳
丰腴了一阕略带香艳的七言绝句

泛舟江南,空山新雨
王右丞的一轮明月
照亮浣女的眸子
也照亮了一个王朝的秋天

◎在宋朝

唯一能够丈量河山的
是一串不断延伸的谪踪

幽云十六州已失,从澶州城下的屈辱开始
寻一件上好的定州白瓷酒杯
在每一次金戈碰撞的瞬间
喝下一个王朝偃武修文的苦酒

密州的城池太小,城外才适合
千骑卷平岗。雕弓拉满了又松开
松开了再拉满,却始终找不到
西北方天狼星的踪迹

黄州的春天总是太迟
两个月的连阴雨之后,海棠花
还是开了。寒食帖的湿气太重
终究会侵入一个诗人的骨髓

芒鞋踏遍儋州,一叶轻舟
缥缈入海。谁还能对窗听雨
直至人声寂寂,那一点如豆的灯火
安静熄灭,杳无声息

◎在元朝

疆域辽阔,市井喧嚣
人分三六九等,但并不妨碍
都饶有兴致地赶场
看大地顺水推船,看苍天错勘贤愚
六月的一场大雪,惹得泪水涟涟

明妃已远,毛延寿深藏不露
至今再无飞将军,胡马早已度阴山
谁的双眸望穿河山万里
一只离群的孤雁,哀鸣收紧秋天

玄宗一夜听雨,香消玉殒的贵妃
再也不能把酒承欢。霓裳羽衣犹在
渔阳鼙鼓依然一声紧似一声
谁的江山开始动摇,一树梧桐滴落到拂晓

在心中再塑一个赵氏孤儿
或许人人都是程婴,人人都是公孙杵臼
庞然大物般的外姓江山
在真实的舞台上轰然倒塌

◎在明朝

做一个妙手回春的太医
是困难的。需遍访名方
尝遍百草,战战兢兢
开出前无古人的偏方
不知道能不能治愈
剥皮实草之后的心悸和噩梦
家族遗传的自卑和偏激
七下西洋的好大喜功
多年不上朝的心虚和盗汗
锦衣卫无孔不入的掉以轻心
以及整个朝廷
流连青楼,寻花问柳的房事不举

◎在清朝

关内的山水,只一瞬间
就融化了十万铁骑
留头还是留发,早已不是
性命攸关的问题

旗袍越来越紧身
金戈束之高阁,铁马在南山久了
圆明园的烟火乍起
紫禁城空无一兵一卒

小说家有言“一把辛酸泪”
都化作一阕至臻至善的纳兰词
谁在盛世之侧,缓缓敲响
两千年帝制的丧钟

◎在民国

长袍马褂也可,西装马甲也可
金丝边眼镜躲进小楼
一支哈德门燃尽,看满纸的
大旗变换,小民流离失所

匕首和投枪太锋利
伤人也伤己。或许怒发冲冠
目光寒凉,瘦骨嶙峋的唯一出路
就是默默地葬入泥土

温柔乡太艳,着紧身旗袍的女士
太过妖娆。人间四月天的熏风
和那片投影波心的云
怎么也躲不过一声枪响,一声哀鸣

以梦为马:本名郑春亚,82年生人,中学语文教师。现居石家庄,爱诗,写诗,爱生活,生活着。诗歌作品散见各种官民诗歌刊物。河北石家庄胜利北街265号 石家庄21中学 郑春亚  0500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10: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诗句,仿若回到过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7 22: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8: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ジ逆爱ペ 发表于 2015-1-7 10:15
跟着诗句,仿若回到过去。学习~

多谢老师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8: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特父 发表于 2015-1-7 22:18
赏读佳作!问好!

多谢老师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5 15: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篇摘入微信日刊第171期,请留意发布时间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