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26|回复: 0

无界诗刊专辑:17道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 13: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标题-1.png


17道光
-无界诗刊 荣誉出品-


本辑诗人(按选稿时间先后):金山、绿知了、江南、空夏、一念千秋、哑河、泡灿灿、走召、史牧云、包尘、芳䕨、支支、哑柳、魔仙月、张汉威、王藏、阿角




金山:我们找你(外一首)




走上大街
一眼瞥见一个
牙科医院的广告
牙齿不齐
我们找你
一下觉得好,满心欢喜
觉得这是好的口语诗
我们找你
不是你找我们
这里不是为了押韵
而是告诉人们,医道的
主动,服务精神
我们找你
喜欢之余,再一想
这里要是剔除了
金钱和暴力
那就是真正的和谐
那就是一个社会的
歌和诗

2019/07/01


海魂衫

文G热闹那会儿
不知怎么的
人们突然兴起穿海魂衫
大街小巷一片红海洋里
一下翻动无数蓝白相间的浪花
一个个小青年臂膀抖抖的
抖起海魂衫长袖的神气
小D借了同学的哑铃
练了几天,好似膨胀的
躯体也套上了海魂衫
晃到学校晃上了大街
没想一天中午在街梢
还没来得及拐进回家的弄堂
被几个同样的
但似乎大一号的海魂衫截住
不由分说,动手就打就撕
海魂衫撕海魂衫
大号海魂衫撕小号海魂衫
直把这小号撕成最小的
一丝丝布条,就地一摔
连带砸下一句
呸,海魂衫
你也配穿

2019/07/01


//////



绿知了:七月




最热的月份来了
七月流火
没错 各地都涌起一股热潮
学习的学习
缅怀的缅怀
庆祝的庆祝
军属光荣的牌子
在七月闪着异样的光
一样悲欢逐逝波
雨在夏天尤多
总感到要下潮湿
可这里一滴皆无
难道都下到别的地里了
这垄地    七月流火
农民或是草民有节日吗


//////



江南(Mike):我的骨头



我每天都想洗洗
自已的骨头
它们曾经在中国大L
生长过。
我想应该取出来,洗一洗。
有的地方的骨刺
也该修剪一下。
有的地方已经凹损,
要放点钙片进去。
等明天洗好了骨头,我再把我的良心
洗一次。

2019.7.4 写于丹彿的国庆之夜


//////



空夏:只有雨还在表达燃烧




当飞翔成为幸福的注解
一个字便构成画面的一角
那些岸边的渔火正在吸引我们
你不可能这样停下
只有身后的风
流过高山吹偏沦陷的雨

只有雨还在表达燃烧
用寒冬的腊梅涂改世界
它让我们从舞蹈的草原上醒来
看你手提冰冷的铁
任甩开的掌纹穿过废墟
愤怒着愤怒者的愤怒

这时候听到愤怒的天空
已覆盖童年的彩纸
在线条外体验我们抒情的疆场
你早就洞悉一切
那些浸染姓名的剪影
抖落尘埃展露傲慢的微笑

最初的微笑站在云端
缅怀偏移的季节
鼓励我们见证此刻的满目烟花
如同你守着热爱的隐秘
用一口酒淹没坎坷
用一支歌谣撼动沉寂的旷野

当旷野的棋盘斜插荆棘
闪电撞响修行的海啸
它将注定成为我们的一颗种子
你说出麦粒的典故
让自由的傩戏开始预演
每条道路都长满鹰的翅膀
——选自空夏诗草《正义与自由》


//////



一念千秋:今夜




没有什么
锥痛你的心时
不要轻易拿起笔
……

是伤口流出的血
眼里流出的泪
孤独的沉默
以及无奈
愤怒
和叹息

今夜
我在这里
你,在哪里


//////



泡灿灿:播种




以前栽的
玉露都死了
今早栽了
四小盆
美梦
不期待
不恐惧

19/7/8/19:46


//////



哑河:掩埋(组诗)




1
这是我的学校
请在建造时
把我埋在下面
让我成为学校的一部分
孩子们每天在上面奔跑欢唱
谁能比我幸福

这是我的房子和土地
请在拆掉或征用时
把我埋在下面
让我成为商业楼盘的地基
看着城市一天天繁华
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这是我的职位和工作
尽管做得出色
请把它让给更有关系背景的人
让我成为时代高铁的抛弃者
看到在位者每天欢声笑语
我甘心做多余的垃圾

这是我的孩子(女儿)
请在领导需要时
把它吃掉(占有)
让我成为没有孩子的父母
想到上流社会的天伦之乐
我心里无限的欣慰

这是我的嘴巴眼睛耳朵和脑袋
请在现实需要时
把它堵上扎坏捂住割掉  
让我成为哑巴瞎子聋子和笨蛋
这样社会就永远平安美好

这是我的自油与尊严
请为了国家的昌盛和谐
把它掩埋
让我从此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每天岁月静好感恩戴德

这是我的生命
请为了未来的伟大梦想
把它毁灭
让我从此化为云烟
没有国界漂洋过海遨翔宇宙

2
有一天
正义的父母没回家
永远消失了
有人说是畏罪潜逃

有一天
天真的孩子大义灭亲
他的善良天性
已被邪恶掩埋

有一天
亲密爱人突然离去
投入腐坏的权贵怀里
完成从玫瑰到罂粟的转变

有一天
身边的人开始露出屁股说话
人脸被掩盖,谎言当真理
苍蝇变成亲密朋友

有一天
路上的行人开始四足爬行

嘴里长出獠牙,相互撕咬
好一个野生动物世界

有一天
残暴的撒旦被万众膜拜为神
身穿皇帝的新装,逍遥乱世
美好国度由此被掩埋为黑暗洞穴

3
我活着,在每个地方
学校、工厂、商店、餐馆、政付、监狱……
都能听到地下的声音
历史课本、博物馆、纪念碑、墓地……
都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那被称为人的哭泣,呼救和呐喊
我总是忐忑地走在这片大地
我总是不安地走进历史深处

我也在哭泣、呼救与呐喊
但都被掩埋
人们只看到平静沉默的我
以为灵魂早就死亡
只是,一颗种子被埋在地里
有可能萌生整个春天

这个冬天如此漫长
大雪掩埋一切
种子,也可能在春天之前死去
你们拿着枪指着我
说这是我的祖国母亲
我不得不爱
我的一切都属于她
包括自油与生命

无常时空,我不是我
我是每一个难逃掩埋的人
我是木偶与道具
偶尔为人是意外  
长久掩埋是常态

我是笼子里飞翔的鸟
明知天空咫尺天涯
还是徒劳地挣扎逃离
内心的自油无人可掩埋
就让生命陪它一起死亡

6月23日,天府。


//////




走召:委鬼家的走召,是个疯娃子(组诗)




1

大水淹到了脖子
我说
快跑啊
我爸在睡觉
水还没有
堵到他的鼻子
他鼾声如雷
翻了个身

2

我妈说
我一晚上
没睡哩
我在求佛祖
保佑咱一家人

3

我坐进一个
大脚盆
在村里划着
放声喊:
那防洪一万年的大坝
垮了呀!
大家快跑
快跑!
一村的狗
或浮在水上
或蹲在树枝上
汪汪地
叫个不停

4

八零和九零
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
俩人醒的早
兴致勃勃地
打了一炮
打完说:
委鬼家的召哥
又发神经了

5

八零九零隔壁的
五零老汉
和六零老太
叽叽咕咕道:
委鬼老汉
和他婆娘
上辈子可真是造了孽呀
不然怎么生了走召
这样的疯娃子


//////




史牧云:石头



总是要挨刀子的
被一刀刀割成
他们想要的样子

有些是墓碑,站在荒野里
背着一个人的一生
有些是狮子,蹲在门口
注视着过往的生灵
有些成了台阶
被人踩着走
有些成了菩萨
听人跪着说,不安和所求
还有些生来娇贵
是玉,是水晶
装在橱窗里
成了观赏品

终归是石头
冰冷,坚硬
顽石有顽石的冥顽不灵
水晶有水晶的易碎和透明

2019.7.9


/////



包尘:我走在寒冷的春天



我已经不太纯粹
我的手中还握着一只瓶子
我好像看到了春
它在透明的瓶子里
蹦蹦跳跳

仿佛我就是春的死敌
不应该啊!
寒冷的冬天只是稍稍漫长一些
它并没有权利把我冻死


//////




芳䕨:陷入了汪洋大海




金老二是红Q派的笔杆子
红城派说七天之内搞死地
七天之内搞死他
不管你信不信
我信
因为那时候搞死一个活人
比搞死一个死人
还容易

红城派安排两个红卫B
天天看他的大字B
看到第二天
就被看出问题了
前一秒他还在夸夸其谈
后一秒他就默不作声了
再下一秒他就被砖头和拳头
砸成了肉酱

罪行十分清楚:
金老二写大字B用墨汁
写m主席三个字用红色
可是他写大标题的时候
胆敢把m主席和赫鲁晓夫
写在一排,胆敢写成
一样大小和一种字体
胆敢,甚至胆敢——
写我们心中红太Y的时候
也用墨汁!

注:此为1966年-1977年的ZZ生态之一。哀民之不幸,质疑勿喷,不争不论。
摘自拙作《H色恐怖》。


//////



支支:见过很多人




在墙国
除了山河多
还有人多
有的顶着脑袋
有的没有
在哪你都能看见他们
乌压压的
一个个聪明的狠
眼睛里没有水分也没有光
互相感染着麻木
传播着一代又一代
眼睛
长在脚底
无声而过

2019.7.11


//////




哑柳:问天明




这里是黄昏
你那边天明了吗
我每天
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而不再强调
第二天的时间
你若天黑
我必天明
已经作废了的句子
我知道
它们都还正常的很呢
我已经没有必有
再歌功颂德了
我每天
都在问你
向东方
向西方
一千遍
一万遍
一千年
一万年的问
这里是黄昏
你那里天明了吗

2019.07.10


//////




魔仙月: 约谈(2首)




我没有骨头
骨头都被狗吃了
我不怕死
怕的是父母没人照看

面对着枪口
我低下了头
他们说
我的思想有罪
我说我没有思想
我能有思想吗

他们说我没有诚信
我说
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在他们面前就是
一滩烂泥


狗尾巴草造反了

狗尾巴草们
开始造反了
高举狗尾巴草旗帜
高呼狗尾巴草口号

凭什么玉米可以登台冠秀
凭什么番茄可以搭架挂灯
凭什么绿草可以铺地蔓延
凭什么

平等平等平等
拳头呼唤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的春天
就是大家的春天
握紧拳头
还我春天
狗尾巴草为
地球一切生灵代言
欣欣向荣,赶尽杀绝

狗尾巴草
向田野进军
玉米交出了棒子
番茄举起了红灯
狗尾草大获全胜
狗尾巴漫天飞舞
胜利的旗帜

狗尾巴草激情演讲
玉米鼓掌
番茄鼓掌
掌声雷动
狗尾草庄严承诺
一切为地球生灵服务
狗尾巴草代表
广大地球生灵的利益
谁反对狗尾巴草就是
反地球生灵,是地球的敌人
必须消灭一切敌人


//////




张汉威:刀客




刀客再次穿越过丛林
在星光照耀下的旷野,伤心流泪了
他的刀再锋利
也砍不完疯狂生长的野蛮荆棘
也砍不完遮蔽阳光的浓阴
他的刀法再磊落精湛
也耍不过精明透顶的奸诈狡猾
也耍不过变幻莫测的口蜜腹剑

刀客的泪滴
洗净刀刃上的孤独叹息
昨天已经埋葬在过去
明天是从今天开始的行进
岁月不老,刀锋未失
一切都可以刚刚开始

2019-07-21


//////




王藏:《血腥之诗》(2019短诗选之一)



血腥之诗

此诗从被阅读的第一句起
就被从头往下剥皮,凌迟
审美早等于审判,不用上法庭
这牛鬼蛇神的掩饰之皮全剥完
所有阴谋和动乱的真相逐渐大白:
1、一粒热烫渴望的眼球,与共同理想不符
——抠出来,捏碎
2、一粒风花雪月的眼球,与伟大方向偏离
——抠出来,浸泡
3、一截呼吸不匀的鼻子,干扰时代的节奏
——割下来,踩扁
4、一条激动颤抖的舌头,打乱进行曲旋律
——割下来,锤打
5、一口虚弱无力的牙齿,咬不碎敌人喉咙
——全敲掉,咬烂
6、一双塞满耳屎的耳朵,听不到胜利凯歌
——都扯掉,甩掉
7、一个沙哑不堪的喉咙,不学喜鹊学乌鸦
——扯下来,剁掉
8、心肝脾肺肾,胆胃膀胱大肠小肠等黑物
——全掏出,喂狗
9、生殖器官,经常不严按计划交配和生育
——剜下来,蒸煮
10、戴着镣铐还手舞足蹈的四肢,很是暴力
——砍下来,烧火
11、这滩血呢,任苍蝇一饱口福,再作肥料
——渗土后,栽花
12、快完了,粘满血渍的头颅和骨架,用锤
——猛砸开,吸食
此诗到此还差一把火
一把火后,现实与诗句不再血腥,剩下:
无声无息歌唱生活


黑色失败者

红得发黑,白得发黑,黑得无形的黑中
黑色注定成为绝对的失败者,比起灰色甚至不算颜色

熔炉中,它体内的熔炉曾不断尝试
将关于黑的证据打造一双眼球,即便是灰烬形状

一双双眼球不断被铺天盖地的荒诞
覆盖,洗涤,反复窒息。 清算一词,越洗越亮

用舌头割断灰烬的刀锋,从一场场虚构的理想壮举
逐渐蜕变,明确:只是精神分裂者的日常自虐

一刀下去:一半舌头脱离口腔
再一刀下去:一半舌头又成两半

他虐是不起眼的,自虐更不起眼。 但可让
白色夜景琴弦紧绷,每一根毁灭倒计时的指针
显出挣扎身影——

血的无形无色中
红的血与血的红,逼近截然有别
随便一丝风吹,这黑色的稻草,就可能升腾
钢铁的血债


灰烬傲慢矗立

灰烬有足够傲慢理由:我再也无啥可毁灭的
可是,再老成的灰烬也会被更老成的灰烬去
嘲笑:你还是单纯,就算你是骨灰,也没有
被祭奠之所,辽阔血海中,你只有融化的份

果不其然,嘴硬腰直的粒粒灰烬,话刚说完
就在一小方海水中迅速消散,水色没受影响


关于车轮和事故的一种描述

一排车轮压过一只蝼蚁
一具尸体成形前没有清脆响声

一只蝼蚁和一群蝼蚁构成车轮
它们的尸体压过自己

一次叫事故,多次叫日常生活


一种处境

叙事看到抒情的热脸,看到它的冷屁股
抒情承受着叙事的抽插,滥情趋向无情
说理者说:抒情遮盖了叙事,叙事淹没了抒情
                  文字的游戏迷乱了我干瘪之脸

现实,浪漫,理论——被一根铁棒穿过
三片鸡毛成了烤肉串

别以为隐喻,象征,符号,寓言或预言等获胜
嗜血者,正用牙签剔着它们的残渣

带电的锋芒,顽固的岩石
一个在天空,一个在地底


一种角色扮演

将强奸或强暴
删除或柔性解释或无视后
她和他,他和他,她和她,他们,她们
都爱上了生活

相互抽打,变换位置,痛即快乐——
「我要你法西斯、红卫B和恐怖份子的狠劲」
「我要你林黛玉般的呻吟,潘金莲般的撒野」
「我要你对屁民般的蹂躏,对权贵般的跪舔」
「我还要你江Q般的吼叫,李清照般的叹息」
「我要你党卫J般的表情,克格勃般的手腕」
「我要你初恋的胆怯羞涩,对父亲般的依靠」
「我更要你来自地狱般的征服」
「我更要你通向灵魂般的臣服」

春药,道具,捆绑,虐待——
「这是享受高潮的前奏」
「这是抵达自由的必需」


地上还有什么是推土机推不平的

推土机只是一种叫法
意思是推土机不仅只会推土

它先推平山,再推平地平线
让那些吃文饭的工作者对山外的无数婆婆妈妈
立显滑稽,更整齐的地平线再举不起远方意淫

它推平村庄,也推平城市
无头的葵花杆孤独的姿势与扭曲的钢筋差不多
曾托起改开梦的钢筋如今也不好意思嘲笑植物
新开发的楼盘在葵花杆和钢筋前,在推土机前
也不敢傲慢。 倒塌是必然的,废墟也是必然的

它推平平民的余粮,土豪的股票,打工族的存折
跳楼和上吊后再推平他们的坟墓
推土机不会累,会累的推土机不是国产推土机
所以它继续推

推平梅兰竹菊,推平玉石钻戒
相关的寄托或装饰推平为标语和口号

推平内斗失败者的内战荣誉,一条船上的倒霉蛋
推平零散的权威,膜拜不彻底的膝盖

推平东方的祠堂,寺庙,道观,西方的教堂
杂七杂八的民风风俗,叽叽歪歪的不同语言

从上推到下,从东推到西,从南推到北
从左推到右,从外推到里,从头推到尾

推土机不屑阻碍,也不会疼
推土机是有轮子或履带的,推不平的
压也要压扁压烂,一遍不平再来一遍

推土机有足够的油,每推倒一样东西
东西的血就会变成油,发动机继续响

继续推平孕妇的肚子,人的生殖器脊椎骨
小孩的瞳孔,青年人的广场,老人的乡土

推土机冒着浓烟,滚滚向前,倒退,向前
来回,来来回回。 它轰隆隆轰隆隆边推边说:

龟儿子们服不服?


//////




阿角:雪花飞舞(9首)



多年不见了
像他们一样,我也这么说
雪花漫天飞舞
现在,雪花是故友,是旧地
是多年来那么多遗失的事和物
雪花飞舞,在空中
我们昂着头,几乎
忘记了雪花要落在地面上


街心公园

无落日。无余晖。仿古的灯笼
准时亮起现代主义的灯光
只有假山上,删去源头和终途的流水
不舍昼夜:流向高处,落回低处
假山下,那群黑猫白猫
早已安家落户。它们臃肿的躯体
装满了慵懒和空寂。没人知道
它们从何处而来
而我坐的这条长椅背后
几丛低矮的老枝干,盘结交错
搂抱着一个个空荡荡的秘密
乍暖还寒,刚开春
枝条还没抽出绿芽
借助灯影和暮色,现在,还可以看清
地面上,那块斜插着的木质标牌上
写着:石榴,落叶乔木或灌木
栽培历史可上溯至汉代,原产地伊朗
我想,这应该是一位老园丁的杰作


散记

水域辽阔
一次次按下葫芦浮起瓢
仿佛游戏
玩腻了
换个玩法
无非是依着葫芦
在水面画起一个个瓢


天高云淡

天高云淡,天堂的路不好走
他们都陆续聚集到这块向阳的坡地上
我这么想的时候
父亲扛着锄头已先我一步踏进坟地
扛锄头出门是他的老习惯
很多时候,他走路不扛锄头就别扭
两肩歪斜,腰板不直,头抬不高
我这么想的时候
他已趴在坟头上拔一棵棵青草
拿起锄头,我想挖些新土
把青草覆盖把坟头增高
他说不要用锄头。我点燃一柱香
听母亲说过,香烟袅袅进天堂
她爱烧香,在家里烧,在寺庙烧,在坟地上烧
我想它是对的,天堂一直在回收人间的烟雾


微信里,跟还非聊诗歌

还非说,诗歌给了他一事无成的快乐
这快乐,因一事无成才可获得
于他者无用,于自个儿,是大用
这无用的快乐,实为大乐
我说,我不坐轿子,也就不去抬轿子了
春往秋来,穿行于人间烟火间
锔锅,补碗,打铁,或者刀笔吏
一路吆喝。何况江湖路远,冬寒夏暑
无非混身青衫薄褂,遮护瘦骨和私处
因此,手头上的活计始终居正位
而诗歌是我的偏房,她也给了我快乐


驴叫

听不到狼嗥虎啸狮吼马嘶
但能听到驴叫
今年夏天
途经几个村庄
留守的老人说
为了城里供不应求的
驴鞭,驴肉和驴胶
空旷的田园
终于派上了用场——
租给了养驴户
他们说,现在可热闹了
一天到晚都可以听到
一声声短促而高吭的驴叫


蚯蚓

写到蚯蚓时,我感觉到
关于动物的文字
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你看它们,即使被拦腰截成两断
还能活命
这么卑贱的生命
有什么值得记述呢
你看它们,活在黑暗的泥土中
吃的是泥土
拉出的也是泥土
这么廉价的生命
有什么值得一提呢
写到蚯蚓时,窗外
淅淅沥沥下着冷雨——
时节已经到了
蚯蚓把自己埋得更深的时候了


共和

周厉王在位,市民街头相遇
用眼光相互打量
有人说,口于民
如山川之于大地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三年后,即公元前841年
周厉王逃往山西
这一逃就是十几个年头
无王的日子,村野街市倒也太平
史记上把这一段时光
称做共和。如周共和二年
周共和三年,等等
就是说,这是我所知道的
最早的共和


狗年头

家家户户都养狗
青一色的赶山狗
一有风吹草动
狗叫声此起彼伏
一浪高过一浪
把整个村子彻底湮没
狗叫声中
男女老少面黄肌瘦
两眼放青光
村里的狗
只得靠屎活命
人无粮屎也少
为了一泡屎
一群饿狗争得你死我活
结果,总有一两条狗
被咬得皮开肉绽
在那多狗的年头
倒没听说谁家的狗饿死了





****************
选稿编辑:哑柳
****************

      《无界》诗刊是一本创办于2008年的纸质诗歌刊物。依托无界社区www.sgasg.com选稿。公用邮箱:lsdsj@hotmail.com。欢迎诗友投稿!投稿时请同时提供简介和照片。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