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0|回复: 0

阿角:街心公园(9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 12: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ebwxgetmsgimg.jpg

阿角:街心公园(9首)



阿角,原名叶竹仁,创办并主编《金三角》诗歌民刊,著有《水流四方》《皮影戏》等作品集。闽东人,现居上海。




雪花飞舞


多年不见了
像他们一样,我也这么说
雪花漫天飞舞
现在,雪花是故友,是旧地
是多年来那么多遗失的事和物
雪花飞舞,在空中
我们昂着头,几乎
忘记了雪花要落在地面上




街心公园


无落日。无余晖。仿古的灯笼
准时亮起现代主义的灯光
只有假山上,删去源头和终途的流水
不舍昼夜:流向高处,落回低处
假山下,那群黑猫白猫
早已安家落户。它们臃肿的躯体
装满了慵懒和空寂。没人知道
它们从何处而来
而我坐的这条长椅背后
几丛低矮的老枝干,盘结交错
搂抱着一个个空荡荡的秘密
乍暖还寒,刚开春
枝条还没抽出绿芽
借助灯影和暮色,现在,还可以看清
地面上,那块斜插着的木质标牌上
写着:石榴,落叶乔木或灌木
栽培历史可上溯至汉代,原产地伊朗
我想,这应该是一位老园丁的杰作




散记


水域辽阔
一次次按下葫芦浮起瓢
仿佛游戏
玩腻了
换个玩法
无非是依着葫芦
在水面画起一个个瓢


天高云淡

天高云淡,天堂的路不好走
他们都陆续聚集到这块向阳的坡地上
我这么想的时候
父亲扛着锄头已先我一步踏进坟地
扛锄头出门是他的老习惯
很多时候,他走路不扛锄头就别扭
两肩歪斜,腰板不直,头抬不高
我这么想的时候
他已趴在坟头上拔一棵棵青草
拿起锄头,我想挖些新土
把青草覆盖把坟头增高
他说不要用锄头。我点燃一柱香
听母亲说过,香烟袅袅进天堂
她爱烧香,在家里烧,在寺庙烧,在坟地上烧
我想它是对的,天堂一直在回收人间的烟雾


微信里,跟还非聊诗歌

还非说,诗歌给了他一事无成的快乐
这快乐,因一事无成才可获得
于他者无用,于自个儿,是大用
这无用的快乐,实为大乐
我说,我不坐轿子,也就不去抬轿子了
春往秋来,穿行于人间烟火间
锔锅,补碗,打铁,或者刀笔吏
一路吆喝。何况江湖路远,冬寒夏暑
无非混身青衫薄褂,遮护瘦骨和私处
因此,手头上的活计始终居正位
而诗歌是我的偏房,她也给了我快乐




驴叫


听不到狼嗥虎啸狮吼马嘶
但能听到驴叫
今年夏天
途经几个村庄
留守的老人说
为了城里供不应求的
驴鞭,驴肉和驴胶
空旷的田园
终于派上了用场——
租给了养驴户
他们说,现在可热闹了
一天到晚都可以听到
一声声短促而高吭的驴叫




蚯蚓


写到蚯蚓时,我感觉到
关于动物的文字
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你看它们,即使被拦腰截成两断
还能活命
这么卑贱的生命
有什么值得记述呢
你看它们,活在黑暗的泥土中
吃的是泥土
拉出的也是泥土
这么廉价的生命
有什么值得一提呢
写到蚯蚓时,窗外
淅淅沥沥下着冷雨——
时节已经到了
蚯蚓把自己埋得更深的时候了




共和


周厉王在位,市民街头相遇
用眼光相互打量
有人说,口于民
如山川之于大地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三年后,即公元前841年
周厉王逃往山西
这一逃就是十几个年头
无王的日子,村野街市倒也太平
史记上把这一段时光
称做共和。如周共和二年
周共和三年,等等
就是说,这是我所知道的
最早的共和




狗年头


家家户户都养狗
青一色的赶山狗
一有风吹草动
狗叫声此起彼伏
一浪高过一浪
把整个村子彻底湮没
狗叫声中
男女老少面黄肌瘦
两眼放青光
村里的狗
只得靠屎活命
人无粮屎也少
为了一泡屎
一群饿狗争得你死我活
结果,总有一两条狗
被咬得皮开肉绽
在那多狗的年头
倒没听说谁家的狗饿死了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