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8|回复: 0

《磨擦》(第46期)2019.2.1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7 19:55: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46期)


开卷语


因为本人突然染上带状疱疹,当晩怀疑,第二天立马从上海撤回汕头,事后证明是最英明的决定。2019是个大时代的开始,大起大落,什么都会发生,是大折腾人的开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会发生。2019倒计时,写诗,画画,不害人,免得被批发下地狱。


                           —-凡斯

                          2019.2.17.

IMG_0108.JPG

IMG_0109.JPG

IMG_0110.JPG
2018515日,诗行天下在海南岛文昌。

IMG_0111.JPG
诗人李寒雪

李寒雪:《酒吧捡尸》


酒吧捡尸

酒吧捡尸
一个不是新兴的
网络红词

乍看捡尸二字
多以为
殡仪馆抬死尸

每个凌晨
以后
每座城市
酒吧
喝的烂醉如泥的
女生们
横七竖八躺在
马路边

由此创造了
职业捡尸人
的职业
行有行规
醉的不省人事的
术语上称为
全尸
半醉仍有意识的
称为
半尸
当然交易价钱
也是最好
最受欢迎

职业捡尸人
挑好目标
联系卖家
进行
性交易
这是酒保与卖家
联合行动的
高级猎艳
玩家多认为
比召妓刺激

全尸的遭遇
多被
不怀好意之人
当街性侵
轮奸
拍裸照视频
更有甚者
被男人操完
直接扔垃圾桶

可怜
天下父母心
有多少
知道自己的女儿
如此遭人践踏呢

此舆论一出
全国网友
纷纷谩骂女人不自爱

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
何来
不自爱一说!

2018.7.5.



一位写性诗的前辈

朋友圈有位
崇尚
另类性诗写作的前辈

他的格图里
譬如:
在情人脸上拉一泡屎
一圈又一圈
整齐覆盖成屎人
自此
他把天下的女人
当成了马桶

把自己或社会某类人
比喻成猪
与不同女人做爱厮混

他的性诗里出现
敏感词汇
譬如:
鸡巴,大奶子,逼
解剖男人女人的生理结构
其中一篇心惊肉跳
大意是某个富商求他办事
带上二十个黑西装保镖
在私人山庄宴请这位前辈
桌上摆着飞禽走兽
前辈不动声色
亦不动筷
富商猴急了
深知前辈
对人间美味饕餮程度
遂问
如何对胃口
前辈慢条斯理
转向左右二排
列队的二十位保镖

把这些人等的鸡巴割下来
撒上料酒加盐
过油炸八成熟
二十位西装男
毫无惧色
拿水果刀齐刷刷割下
厨师端着一盘
血淋淋的鸡巴走进厨房

他的水彩画作
譬如:
一只猫头伸出舌头舔
女人下体
又譬如:
女人大张双腿
自摸奶子

前辈的性诗
遭到许多网友的唾骂
投诉被封了微博微信
被网友评论为:
老不正经
前辈坚持不懈
封了旧号再建新号

前辈今年约60岁或以上
一头长白发
颇具行为艺术家气质
我初次读
这些不被认可的现代诗
便被吸引
多数人只看到了字眼表面
的恶心、下流与不堪入目
相比旧派专门歌颂祖国美好
与个人风花雪月的诗歌
前辈的诗作手法表现
只是
直面痛击某种毒瘤罢了!

前辈的诗作
被当今大众唾弃
这让我想起了梵高
一位印象派画家
靠着弟弟的接济
38岁抑郁成疾自杀
生前画了一千多幅画作
只卖出了一幅
还是弟弟
拿钱托人购买的画作
此后100
荷兰阿姆斯特丹
专门成立梵高博物馆
纪念对某种信仰的力量

2018.5.25..





清晨出差虎门
同事开车
喋喋不休与我谈论职场关系
我嗯嗯啊啊敷衍
同事与我年龄相仿
我却喜欢尊称为哥
把同龄男生叫哥
这样会令他们有优越感
这是我所认为的
并屡试不爽
同事未洞察出我的敷衍
抑或是我伪装的技术
已达到炉火纯青
尽管我二个晚上未睡
并连续三个夜晚睡不到四小时
失眠令人痛苦异常
然而
我的精神并未被摧毁
如常进行日常工作
只是
我的思维
开始混乱
厌恶
社交
陷入沉默

2017.12.13.





垃圾桶旁边蹲着
头发油污打结的人
莫不是窸窸窣窣翻捡垃圾的声音
没有人发觉这是一个活着的人
残破脏乱分不清颜色的
与其说是衣服
不如说是拼凑扎起来的
被当成垃圾遗弃的一团破布

可,这是活生生的人呐!
天,已经这么冷
雨,飘的细细密密
风,刮的小心翼翼

我撑着一把伞走进
一小片的阴影
惊动了垃圾堆里的活人
他抓着一只塑料盒饭
做出欲将砸向我的夸张动作
撕心力竭冲我啊、啊、啊的咆哮
发出警告试图吓跑我

oh,上帝保佑,
原来是个活着的疯子
大概误以为我会抢他刨出来的盒饭
可我无动于衷并未害怕
疯子的眼神透着惶恐
蜷缩身体又往垃圾堆里移动

我曾经在很长一段生命里
渴望做一个疯子
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
不知冷暖
更不用应付人情往来
饿了,就捡垃圾吃
困了,就把垃圾堆当成床
病了,挺一挺就好
挺不过,就痛死
全当来人间走一遭
消上辈子的恶业

当然,这是我逃避心理压力自我幻想
我想成为疯子
可我依然思维清晰
想着这辈子成为疯子可能性不大
开始戚戚然如密密细雨

我不愿意立马离开
我想看看眼前的
这个活着的疯子状态
我知道东莞的收容所
会发现他
这样,疯子就会吃上干净一点食物
睡的稍微暖和一点
当然,我并未参观过收容所
不敢判断是否如新闻报道一样
善待疯子们

可这,对于一个疯子
物质变换
并不会改变疯癫的精神
我递过一块天母蓝鸟蛋糕
疯子惊恐呆滞瞧瞧我
一把抓过蛋糕
又冲我啊、啊、啊咆哮
疯子如同兽般
对靠近他的一切发出警告

十一五规划
城市容不下疯子
疯子也不属于城市
我是城市的过客
过客也不属于城市

2017.11.25.东莞.

IMG_0112.JPG
啊昌

啊昌:《冬季到台北来看雨》(2


台北市政府

没有前庭  和后院
门头直接就跺在
街边上
我仔仔细细地看了  是的
就叫台北市政府
台北市的后面和
政府的前面
都没有人民
说是没有武警把守
任何人都可以
自由出入
我也可以?  我探索着
问小萱  当然  你也是人嘛
那万一  有人  摸进去
找当官的  算帐呢?
那怎么可能!她的眼睛瞪得
比太平洋还大  除非他
有精神病!
我当时是不是成了只呆瓜我不知道
反正她乐了  呵呵  她说  我知道了
你是把台湾的官员
当成大陆的了!



横穿基隆路

从台北市政府
国父纪念馆
须得要横穿
基隆路
我的意思是说
我一瘸
一拐的
那是3天前
在太平洋上
摔了一跤
等我一瘸
一拐的拐到
路中央时
人行绿灯红了
而车行绿灯亮了
我的意思是说
没有一个人
用喇叭来嚇我
没有一辆车
拿轮子
来碾我
直到我拐上对面的人行道
它们才从我的身边
一一驶过



台湾的寺庙

台湾的建筑
受得住金碧辉煌的
我以为就是寺庙了
而且很多
山上有
田间有
地头有
海边有
城里面最多
不卖门票
过往行人都可以走进去拜
也可以站在门外边拜
然后
再一脸祥和的
离开



信任

临要下车
小萱又交待
早上下楼以后
把钥匙交给总台
就可以了
她说
台湾的饭店都是
信任服务
不查房
要是有人不守规矩
咋办
我私下里问她
她说
全由饭店买单



购物指南

全世界的所有大牌
台湾都有
除了免税店  
价格都比你们大陆要
便宜很多  小萱面有
得色
会不会有假货?老张在
后排上问
   她答的很干脆

夜市和地摊上全是
都是进口的她说
是从哪些国家
进来的?这声音
是汤老师的
都是浙江福建一带的
她回答得挺认真



台湾的狗

肥嘟嘟的
懒洋洋的
随处可见
不长烟熏牙
温和而
友好
对着蓝眼睛的
是这样
对着黑眼珠的
是这样
在台北是这样
在台西是这样
在台南是这样
在台东
也这样
不像它们的主人
看日本人和韩国人
的眼神
跟看大陆人的
就是
不一样

IMG_0113.JPG
诗人、画家凡斯



凡斯诗集

《我本垃圾》(4



C


给父亲

爸我今晚睡不着
我想跟你聊聊
你在世的时候
我们没有好好的聊过
我尝试过无数次
我们都聊不到一块去
你到这个世上是来看不惯一切的
包括看不惯
你的儿子我
我们无话可说
我跟我女儿也无话可说
我们有太多的相似
我们每次谈话最担心的是我母亲
她小心翼翼侍候着我们
就怕我们谁先点着了哪根引线
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我们爱着同一个女人
她就是
你的妻子
我的母亲
你用了将近五十年去爱她
我也用了将近五十年去爱她
我发誓
我还能用比你长得多得多的时间去爱她
这点你已经做不到了
我却能做到
你已经死了
我还活着
这是我一生里唯一做得比你好的一件事情
这是唯一一件做得比你精彩的事情
我俩爱着同一个女人
我爱得比你好
我爱的时间比你长得长
在她一生中最孤单的时候
你不在我在
在她一生中最需要关照的时候
你不在我在
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
这个女人
我就得与你分享
只有现在
我才真正将她从你身边拿开
我才真正不用同你分享
我知道你会来
你现在只能从梦里过来
我说安息吧老爸
别折腾了
你还以为你能像小时候那样
用你的军用皮带抽我吗
谢了老爸
谢你把妈留给了我

2007.6.26.



我本垃圾

我又一次崩溃了
有十八就有二十八
有二十八就有三十八
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
她就不会消停
这是十年前我对妻子说的
现在正在印证
为女儿的事我们夫妻争吵了十多年
像一场没完没了的球赛
女儿指着我大骂粗口
女儿对你不敬时
我必须忍着
女儿对你出口不逊时
我必须忍着
今天我忍不下去了
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
像一头被伤害的困兽
被逼到了墙角
你十六岁暴打你妈遍体鳞伤
二十六岁还指着我的额头破口大骂
你快三十了你还有完没完
我离家出走
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漫无目标在大街上游走
像行尸走肉
我不知道哪里是我苦闷的尽头
我不知道哪里有我的桃花岛
我的痛好像没尽头
女儿,离开你我能去哪儿
逃到天涯地角
也逃不出对你的爱
我在大街上漫无目标地走着
背着我的背包
里面装着我的电脑
我的换洗衣服
我的牙刷和牙膏
还有一本我读了一半的书
每次出门旅行我都是背着这些东西
这次却不知道要去哪
我盲目地往前走
城市刚刚醒来
我像个没赶在天亮前回去的鬼魂
被遗留在阳间的大街上
我要去哪
哪是我家
我不想去母亲的家却朝着母亲的方向
妈,我不敢来烦你
我不能让你也跟着我不开心
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
却离你越来越近
我不敢停下来
怕引来街上行人的目光
在这个阳间
我竟然想不到一个去处
想不到一位我愿意去烦他的人
就是在这个时候
我才知道
这个世界没有人需要你
我已经来到了母亲家
保姆开的房门
她的眼神告诉我
我让她们感到很意外
母亲还是坐在她那把藤椅中没有起来
呆滞的表情上那双眼睛还会说话
母亲中风后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什么都忘了
她语意不清
她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清了
我说什么不知她听懂了没有
她说什么我没听懂
我有空就过来陪她
有时就这么坐着
谁也不说话
我放下背包
在她身边坐下
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了亮光
看到她的嘴角有了一丝笑
妈,我不是想把苦恼带给你的
我实在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

2012.2.12



杀你的心都有

是我先发现你的
昨晚我睡客厅沙发
你睡我房间
早晨起来
发现你蒙头睡在大床边上那条缝里
用我的床单把你连头连一身都严严实实裹起来
裹成一具死尸
我发现床单上大片血迹
全是鲜血
像个凶杀现场
我叫醒你
这是怎么回事
你被叫起后懵了
你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我记得起来的是昨晚我们在一起喝酒我喝醉了
你说是你把我整回来的
你额头上有一道口
血是不流了
从床单上那一大滩的血迹上来看
昨晚的血流得很厉害
你也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让人砸了酒瓶
记不起来
喝高了
你酒品极烂是出了名的烂不是一般的烂
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你喝点破酒就胡闹
我很困惑
百思不解
这两年我每次喝酒都醉
每喝必醉一醉我就失忆
杀了人都不知道
你这头有几种可能
一种是还没回家就在外头被人爆了头
一种是你在我家发酒疯惊扰了邻居
人家过来敲门
像你这种喝酒的德性
出言不逊
让人爆了头
这种可能性很大不能说没有
还有一种可能
是你睡着睡着从我大床上跌了下来
脑门叩我床头柜上
真可怕
不管哪种可能
他都能血流如注地裹着我的床单蒙头大睡
他的头不是我爆的
不是不想
我是一个怯懦的人
我要杀的人不只一个
没一个杀成
我觉得自己很窝囊
托付什么什么出事
托付老婆老婆出事
托付女儿女儿出事
全是我最好最信任的朋友伤害我
有一次我酒喝多了说出这句话
把典裘吓了一跳,当时他在场

2012.4.22

IMG_0114.JPG
画家河夫

河夫绘画作品:
IMG_0115.JPG

IMG_0116.JPG

IMG_0117.JPG

IMG_0118.JPG

IMG_0119.JPG

IMG_012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