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1|回复: 0

《磨擦》(第45期)2019.2.1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6 07:33: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45期)


开卷语


一个不触碰生命本质的分行和绘画不是艺术,建议洗洗睡吧,你只会岁月静好,再怎么折腾你都是人生票友。


                         —-凡斯

                      2019.2.16.

IMG_0095.JPG

IMG_0096.JPG

IMG_0097.JPG
2018630日,诗行天下路经湖北襄阳高速路段突然抛锚,打电话救援,花六百块钱拖车,再花九百块钱修路,然后继续行天下。

IMG_0098.JPG
诗人空夏

空夏:《用画中的野马跳过半壁江山》


有一种思念不是爱情

滑过浪尖的人当然都会知道
有一种思念不是爱情
像我们赞叹悬崖边的树
我们不必知道那是怎样的一棵

像一种思念擦亮爱情
我们迎着夜风跑向山岗
期待晨曦在草丛中的闪烁
并准确地说出大雪背后的庄严

我们挥动未曾相握的手
踩着哨声穿过油画的刑场
像船帆遥对高原的篝火
我们知道有一种思念胜过爱情

在此刻鹰的翅冀划破黑暗
我们等着种子发芽
我们听到战马奔腾
自由的旗帜将横扫远方的天空

像闪电中的脚印就是祝福
我们敞开羁旅中的胸膛
把心跳当成摇滚音乐的花瓣
让一种思念照耀所有奋斗的人

它是沙漠中的一片云
这一种思念像放大的露珠
我们已看见流淌的甘泉
拉着记忆把苦难甩在悬崖边上



我以足够的微笑学习忍耐

必须照他的旨意成就
让新的旅程从背向世界开始
如今我举着闪光的十架
拿行动证明跟随
期盼晚雨的到来再度仰望

我继续传扬悲悯与喜乐
托住晨星吹奏的长笛
凭对他的赞美抵制所有试探
又用祷告时遵循的公义
终结帷幕断裂的疼痛

相信他的山上早有预备
灵修中畅饮爱的甘源
我以足够的微笑学习忍耐
从压榨出油的橄榄看到力量
看到青翠起伏的沙漠

仿佛是由远而近的恩典
如今我披着夜色编织宽容
最初的疑惑也已过去
那片倾斜的荆棘洋溢的火焰
都在诉说他奇妙的权能



曾经的忧郁和子夜弥漫的花香

怀念缘于诺言 像有些等待
像友人编织的风铃 一直挂在窗上
听笛声渐近 听风吹乱诗稿

又让邮集从厚到薄 用重复的目光
扫描用七月流火点燃的选择

而相思浸染指间 任掌纹透露
这生命的情愫是怎样从迷惘到清晰

当你的手滑向我的额角 仿佛天空
但为什么一种泣语 竟能
模糊音乐的完整定义 或拒绝

当雨季来临 是否源于你的暗示
那漫长修行所闪耀的 姿态
是否沧桑后关于帆的传说
像树梢的月华 又像鸷鸟穿过海面

那曾经的忧郁和子夜弥漫的花香
仅此一刻 便让我 超出感动之外



用画中的野马跳过半壁江山

刀在水面上行走
它的火焰深入骨骼
它抓起的夜色能把歌声刷亮
那死亡的尊严
也在某个清早重新绽开

像刀在水面上行走
用收藏的眼泪敲打良知
用画中的野马跳过半壁江山
当铜镜折叠世纪
簇拥着呐喊破空而来

在人们淡忘的季节
沉重是一种关怀
沉重还是行走在水面上的刀
它切割扭曲的谎言
看到挂历背后挣扎的鹰翅

像我总想完成的壮举
这时候来临的
这时候还能相亲相爱的面孔
如果不是期盼
或者不是血一样的彩霞

这时候所能反抗的
只要不是沙漏的记忆
只要那柄刀还在水面上行走
隔着路边的民谣
从斜风的自由找到安慰

IMG_0099.JPG
诗人哑柳

哑柳:《在通往屠宰场的路上每一个人都在说》


尾巴

每次看到狗
起劲儿向主人摇尾巴的时候
我是鄙视它的
你看
我不用摇尾巴
我的主人
也会给我好吃的

2018.10.31.



啃骨头

我的嘴跟狗嘴
不同之处
在于
我的嘴短
狗嘴长
啃骨头的时候
我必须用手来辅助
而狗
则连爪子
也省了

2018.10.31.



再教育集中营

从零开始
你能活多少岁

那么
也许

生老病死
有什么意外吗

看来你一定不知道
告诉我你一定不知道


好吧
我不知道


让我来告诉你
如果听话
你会很好的活着

有吃的吗

饲料
有喝的吗

泔水
有睡的吗



还有什么
很多
很多吗
对还有很多很多

可是
这些围我的栏杆
这些案子
这些刀
这些绳子
还有我脚下的土地
那些血液
好肮脏
好污浊
好邪恶
好可怕
那不是你的
那是同类的吗

不不不
你不要看这些
我教育你
你一定听我的才可以
只要你能闭上眼睛
很多很多
你都能得到

可是
天这么黑
还有什么必要
闭上眼睛呢

有必要
因为你的眼睛也是黑色的

还有头发

也是黑色的

还有什么不是黑色的呢
你不能老是问这问那
听着
你这样不好
现在闭嘴
你一定听我的就可以了




它是多么宁静祥和


那么是黑夜了


那么是黑暗了

为什么不呢
离开这些
你什么都不是

听话
现在就闭上眼睛


我还是认为静的可怕

不不不
你这种思想才是可怕的
改变自己
从我开始

听话
现在就闭上眼睛


听话
现在就闭上眼睛


听话
现在就闭上眼睛


2019.02.13.



在光明大道上奋勇前进

在通往屠宰场的路上
每一个人都在说
这是一条通往
成功
幸福
天堂的
必由之路
然而
我左冲右突
在每一头猪中间前进
好拥挤呀
我这是要去哪里呀
它们都在哼哼着
谁知道呢
头顶的白炽灯
把这条道路照得雪亮雪亮的
左右两边
不锈钢栏杆
是不是304型号制成的呢
或者它是那么的刺眼
我的眼睛细眯着
它已经容不得
我再欣赏下去了
后面
或者旁边
一声又一声的喝斥
正催促我们前进
此时
养猪人不见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又饿起来了
眼前的人
是谁
他们不是一个人
他们或者是几个人
统一的制服
让我感到很害怕
但是
他们脸上的笑容那么慈祥
这仍然是猪圈
也许我应该放松一下
我告诫自己
前方
路的尽头
我看到了一扇黑洞洞的大门
在等着我

确切地说是在等待所有的猪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圣殿呢
我的神圣感
又自心底油然而生
书本上说
那是我生命终结的地方
但是
我从不读书
从小
主人教育我
书本上的事情都是假的
尽管那些读了书的猪告诉了我真相
我仍然不会相信
至少不会相信饲料
从书中来
是的
唯有主人是真的
前进吧
在光明大道上
奋勇前进

2019.02.13.



在猪圈不论左右我都不是人

在猪圈
我选择不了自己的身份
家庭
亲朋
工作
和生活方式
养猪人
屠夫

旁观者
那是谁最后的
答案

2019.02.12.

IMG_0100.JPG
诗人、画家凡斯

凡斯诗集



《我本垃圾》定稿(3

B


祈求

---淸明墓场

我的儿子已经死去,
一棵小树长在他墓里,
是凶是吉谁能预卜?
听说那是阴间的消息……

我的儿子并不比别人愚贱,
天啊,祈求您给他公正的待遇。
两岁就能唤爹妈,
五岁便胜过邻居七岁的傻弟
可是傻弟去年当上堂堂科长,
我苦命的儿子却在前年死去……

我的儿子已经死去,
一棵小树长在他墓里,
是凶是吉谁能预卜?
但愿冥土不再受苦凄。

1980.4.10.



我怕见女儿(组诗)


老爸是条狗

刚到上海头一天
大家都开心
上来三大杯
全是大杯子干白酒
记得老婆问过一句话:行吗
后面的事记不起来了
当晚在场的有上海默默
北京老芒克
还有一大帮北京过来度假的画画朋友
做东的是当地的一位驻军
全是芒克的朋友
大年初二
全在兴头上
我听老婆和女儿第二天的对话
老婆说:你怎么好当你爸
这么多朋友面
这么对待你爸
你爸会多伤心
女儿说:谁丢我脸我叫他没好日子过
从她们的谈话我知道昨晚又高了
女儿抄起桌上的茶杯把茶水淋到我头上
第二天默默来电话
他想安慰我
我知道
昨晚一定满脸满头都是茶水茶叶渣子
想问老婆看她难受也就开不了口

2003427



深夜来电

已经深夜两点
老婆还往广州打电话
说她还没回来
她指的是女儿
十天前领着两男一女
用菜刀将门劈了
从大门直劈到卧室
劈了四道门
保险箱也从密室里被抬到了走廊
前面劈不开
翻个个背面铁皮被劈了个大口
自己家的闺女领着人马把自己家洗劫一空
头不回走了
电话里老婆说
这家我待不下去了
晚上都有一只手从破开的洞伸进来

2003.7.30.



我怕撞见女儿

这些年的经历
最怕半夜来电话
半夜电话响了
都不知道该接不该接了
大姨子打电话来
说家被砸了
被抄了

老婆现在来电话都不讲家里的事
白天电话里就没听她提此事
这次是第二次被砸了
这次砸得彻底
能卖的都让女儿
搜出去卖了
大姨子在电话那头为她妹愤懑不平
你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
我现在最想是给
红颜知己发个短信
想你了
她回
想就
回来呗

2003.8.1.



报警

妻子受惊了
女儿出走了
我连夜坐车从广州
直奔汕头
我报警了
打通110
警察及时赶到家
对作案现场做了细致的勘查
在劈开的保险箱上搁了把小钢尺
拍了几张照片
我问警察能立案吗
警察反问我
这是她家吗
我说

警察说
你是不是对她进家的方式不满

2003.8.2.

IMG_0101.JPG
画家、诗人四马。




四马绘画作品:


IMG_0102.JPG

IMG_0103.JPG

IMG_0104.JPG

IMG_0105.JPG

IMG_0106.JPG

IMG_010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