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7|回复: 0

《磨擦》(第35期)2019.1.2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05:22: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35期)


开卷语


我说过我要掀起一场颜色革命,是颜色革命,不是色彩革命,也不是颜料革命。颜色革命包括色彩革命和颜料革命,色彩革命和颜料革命包括不了颜色革命。颜色革命是观念的革命,不是色彩关系和材料的革命。它是解放思想,废除旧习,重新建构对颜色的理解,创造颜色新观念。颜色革命是色彩的哲学,色彩的美学,或色彩的感觉学。汉字也一样,已退化成僵死的材料和迂腐的造句技术。汉字再不绝地反击,奋起反抗,找回活力和汉字的自由,汉字将堕落成行尸走肉,将失去最后重生的机会而万劫不复,写诗画画就真成了技术活。


                        —-凡斯

                     2019.1.22.








IMG_0634.JPG

IMG_0635.JPG

IMG_0636.JPG


今天给自己买了许多画材,开笔给禅室写了禅室二字。这个冬天打算在字里行间和画面上诗行天下。








IMG_0637.JPG
诗人情花花

情花花:《该死的我没死》


性伴侣

现在不仅有
女版的充气娃娃
还有男版的
充气娃娃
我在京东上翻半天
设计的挺帅
有点像金城武
可以舔阴
可以放进去
旋转震动
可以一分钟
一千次快速抽插
而不会累趴下
可是我翻了半天
没有大胡子的
充气性娃娃
就没有买

2019.1. 19.



集体抑郁

冬天要过去了
他妈的
要是再不过去
我们就去集体自杀
那些
忧郁的小蝌蚪
就要
没羞没臊游出来
北方的雪遥远
食古不化
隐藏地面下的病症
不孕不育
青蛙在河底咬着唇
一个等不到情人的怨妇
白蛇还在做梦
雪狼恐惧
枪声噼啪的爆竹
死守荒野
雪的奔溃轰然而下
春天还没来
坟茔啼哭
少女等不及
桃花开
独自走了
没有一个情郎
送她一副
好棺材
她活着的时候
到底有没有
忙里偷闲
生个孩子
陪她

.2019.1.19.



云雨造

我要你
水里火里的要
肉里骨头里的要
口里舌里要
眼睛里梦里要
花朵向你展开要
在高山之巅要
在海之最深处要
在狼群居住的荒野中要
在沙漠的腹地
蝎子躲藏的大青石下要
在黎明前忧伤的废墟里要
在午后的薰衣草花园里要
在黄昏的丛林里
惊跑了栖息的灰麻雀
叽叽咋咋的要
你把我放进喜马拉雅山脉
最纯净的河流里
你把我一次次掰开揉碎
把你红色的滚烫
一次次
砸进进我的躯体
填满
大地的虚空
你把饱满的山峦捏碎
又重新排列塑造
采天山的雪莲
当我的躯体
在撒哈拉沙漠
摘郁金香的花瓣
做我的嘴唇
用巫山的杜鹃花
捏我的阴蒂
你狂暴又仁慈
我们在亚马逊河的
跌宕起伏中
呼喊彼此的名字
在我魂飞魄散的一瞬
你要记得   要记得
把我的三魂六魄
一片   一片   一片  一片
缓缓的   轻轻的
再收集回来
放在你
屋后的菜窖里
收藏好
等春天来的时候
再把我抱出来
和杏花酒一起
喝下

2019.1.17.



该死的我没死

一位姐姐的女儿
去年刚开春
为情
自杀了

一位诗友的女儿
也刚知道
前三年
溺水身亡了

刚刚又听到说
陶春霞
死了

我听了很烦躁
就往漩涡
发了我几张裸照
并且把
去细纹精油
又往眼角抹了
几遍

2019.1.16.



美丽的遗产

父亲把房产

大笔金钱
一分为二分给了
两个儿子
结果他还活着时
一个赌
一个抽
父亲什么也没给
小女儿
临咽气的时候说
你是我的美丽遗产
你肚子实在饿的时候
可以掰碎了
慢慢花

2019.1.16.








IMG_0638.JPG
诗人码头水鬼

码头水鬼:《与一小片海洋相比》


彼岸花

俄罗斯的天空像
毛玻璃,白云掉进湖里。
额尔齐斯河
将大地分为东西两部分。
橡树又高又大,伐木工将它们
砍倒,并将其加工成
棺材和家具。
彼岸花在河边疯长,由血红
变为浅白(有一株是你)。我在中国,只能
凭借想象把你的轮廓
描绘出来——哦,我总是被一场
噩梦打断。为了
让诗意得到延续,我酒醉三分,把自己
伪装成窗前月下的李白。

2019.1.22.



瞬间

土地还在沉睡,小美人
躺在玫瑰花瓣上。
冬季脱下寒冷的外衣,给麦子
披上嫁妆。
划开薄冰的野鸭从水洼里
啄出冻僵的小鱼,脱落的鳞片如同雪花
瞬间融化。我不是诗人,只是把
眼前的一切写下来:掉光叶子的柳树
往双杠上搬腿的老人
蒙着眼的猎隼,刚刚划燃的
火柴。我在35路公交车上,风从窗缝里
挤进来,以及街头播放的
流行神曲。

2019.1.22.



与一小片海洋相比

与一小片海洋相比,我更愿意
站在你的旁边:让你像一支蕙兰
慢慢绽放。你非常迷人,身上闪着金光。
在比利牛斯山下,你在我的面前
跳着探戈,风情如暖流
带来的草原——我多么想养几匹马和一群
安哥拉绵羊。与草原相比,我
更愿意出现在你眼前:让你像一支
吐出花蕾的紫色蔷薇,香气
吸引着蝴蝶。路过的人将会放慢
脚步。他们摘下帽子,面部肌肉放松
始终保持着微笑状态。

2019.1.22.



回归

天空回到鸟的体内。
它从我的头顶飞过,嘴里叼着
一颗星辰——

它的轻盈是时间的轻盈。
它的羽毛有季节的颜色。

抗拒笼子的人们,从鱼缸里
找到海洋,我从面包里找到了世界。

2019.1.22.



提琴演奏家

你决定坐着演奏。
通常你会选择站着,并且
保持腰身挺直,双脚
略微分开。
你坐着一把木制高脚椅子:它给你
完美的支持,并且
增加了你身体的弧度(有利于
演奏)。你把它当做
演奏的一部分,仿佛你也是
木制的,银灰色的
橡木制成的椅子——台下,无数观众
对你鼓掌。你眼睛微闭,如同
一把琴弓慢慢拉开。

2019.1.20.








IMG_0639.JPG
诗人哑柳

哑柳:《变天》


当一头猪死去

当一头猪死去
我问
它是不是自杀死的
或者它是不是被自杀死的
一个声音
冷漠地告诉我

它是得猪瘟死的
这跟它的主人和屠夫
没有一点关系

2019.1.21.



口号

什么样的养猪专业户
什么样的屠夫及屠宰团伙
才能说出
宁愿猪圈破碎
宁愿血流成河
也要保住
养猪人的绝对领导权威
以及
屠夫绝对的生杀大权
这样的话来自于
谁的口中
在猪圈
我问遍了所有的猪
它们
都说不知道

2019.1.21.



一匹马在夜里奔跑

十万个草泥马
在奔跑
那是我的呓语吗

如果变成现实
我的后代
一定不是红二代
红三代
红四代
红五代
甚至NN
因为
在我的草泥马里
压根儿
就没有红色精液

2019.1.22.



变天

当你以天的名义
风就来了
雨就来了
雷就来了
电就来了

不管我相不相信
哪怕你有呼风唤雨的本事
如果可以
哪怕这是一个假象
我不似天
不以天的名义

可以用你的不自由
来获取我的自由
而我
绝不会用我的自由
来换取你的不自由

2019.1.22.



撒欢

允许撒欢的时候
猪出来了
狗出来了
牛出来了
羊出来了

畜生们都出来了
最后连我也出来了

突然
不允许撒欢的时候
猪狗牛羊
一下子全不见了


人呢

2019.1.22.








IMG_0640.JPG
诗人、画家凡斯。

凡斯绘画作品:

IMG_0641.JPG

IMG_0642.JPG

IMG_0643.JPG

IMG_0644.JPG

IMG_0645.JPG

IMG_064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