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回复: 0

《磨擦》(第34期)2019.1.2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20:38: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34期)



开卷语

这期除了我是爷们全是美女,我不是这期的作者,我是写开卷语帮美女吆喝的人,所以这期《磨擦》是一期女性专号。我写过一首诗叫《女人的九种吃法》,二十几年前写的。一种女人虽有千般风情,万般仪态,每一种风情仪态又有百般吃法,只要你读得懂她,其实只有一种吃法最适合于她。女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物种,没有女人这个世界要多么的无聊寂寞。女人用心用情写的诗,画的画,难道你还不想用心地去读去欣赏吗?

                           —-凡斯

                         2019.1.21.








IMG_0621.JPG

IMG_0622.JPG

IMG_0623.JPG

喝着可乐,晒着太阳,读着书,是人生最惬意的事。诗行天下今天还在上海,读万卷书,还需行万里路,这才是完美完整的人生。今天我发现,花已经开了,严冬还能猫多久?








IMG_0624.JPG
诗人、画家听月。


听月:《春屑一池》


与儿留誓

当下
若我被死亡
我的儿子
你不准喊冤
尽你所能
杀死那些让我被死亡的人
然后转世来陪我
若你被死亡
在当下
我的儿子
我绝不喊冤
尽我所能
杀死那些让你被死亡的人
然后转世陪你
在当下

为誓



车过云贵高原遇大雾

我在雾里走
什么也看不清
我知道车轮偏一点就是我万丈悬崖的葬礼
我打开车上所有能打开的灯
不停按喇叭
山路太险大雾里到处是车祸我不能停下
我想这可能是我今生最后一段路了
又想车上的凡斯和我哥肯定不想就这样死
我得把他们带出山去
我想起一生做过的好事
比如我有钱时供养的那几个失学的小姑娘
比如我少时从河中木排下救出的男孩
比如....
我把那些好事一件件想给佛主听
我逢庙烧香从未求回报
我对佛主说:佛主
求你这次给我平安
当我走岀那50公里的大雾
我相信
我的请求佛主听见了



春屑一池


一、想到

想到自己像鸟儿那样挂在风里
会不会离玫瑰太远  会不会
被扬到没有黎明的清晨

想到辛弃疾,想到阑珊  灯火
与春天有关的寒冷或者安静
更多的想到破碎  其实
可以安放  可以停滞表情
故乡的牛马很辽阔
可以抓住炊烟  可以引火烧身



二、意念

不相信阳光越来越暖
不相信雪花逃了
树枝可疑的开始发芽
必须更坚定
要知道,我穿的很少
得帮春潮冷静



三、春图

小桥上女子走来走去
河水里柳枝走来走去
分不清哪个更窈窕
看不出哪个更愁



四、假如

假如没有长大 老去
就可以原谅出生
假如不遇见楚辞 唐诗宋词
就可以原谅写诗
假如不曾爱上你
就可以原谅我的多疑
我说的是 假如

  

五、梦里

黑夜洗白种自己进去
便有了一座城
用一世守一条路
一生爱一个人
白夜太白看不清白马
我大声问:男人 ?!



六、读信息

你说把一生的快乐分我一半
整个夜晚就潮红起来
你留生死恋给《诗经》中的女子
我就把《诗经》埋在
三千尺的地心独自研读
京西古道你偷运私盐的祖父走过
你要用那条路再将一个女人贩运出城
我想该买通那条路上的古关吏
并在沿途备上汗巾



七、油菜花

又认出了油菜花
她快开了
黄色在薄薄的胎衣里挣扎
她会违背我的心意
与我不合的季节相亲
越来越黄



八、邮票

邮票在抽屉住太久
不敢去触摸
万一碎了
那些封存的往事跑出来
证实杨柳的存在
将无处安放



九、出息

一只脚还在家门里
就想家了
门外的颜色总刺伤我
分不清前生后世
我想躲在家里
逃过六道轮回



十、爱情

与抱香枝头一起私奔
雪或春寒一起下降
对单薄的或强劲的男子
比喻短暂且心慌意乱
我的爱情有病
无法治愈



十一、泪在这时流下来

出母亲的门
小河
以及行人都不真实
脑子里什么也没想
菩提 观音地藏经都在
我没敢看
父亲在家门口站着
他以为我要离他们远了



十二、关于季节

季节是荒诞的
人更荒诞地把她们分成四份
我习惯自己来分
并为她们忍住疼痛
时间到底有没有来过
这并不重要
关键是要记住
在什么地方开过









IMG_0625.JPG
诗人唐琼香



唐琼香:《应召的路上》


应召的路上

搭马田顺路货车
去某地接客  
驾驶室
随着车子颠簸
胸前两只大白兔乱跳
司机时不时
拿眼瞟
开着露骨的玩笑
我局促不安
顾左右而言其他

车窗外,远天空灵
阳光明媚
宽敞的柏油马路
两旁树林枝叶萌绿
我的左脚踝旁
因包夜搭摩托车
尾气灼伤隐隐作痛
顾不上这些
正赶在应召的路上

2019.1.18.马田堕落记.



优秀的常姐

四眼女常姐,虽比我们大
正值丰满的季节
有制造欢乐的卓越本领
某些单位的男人
久不久来找她
她丰润地接待,劈开
两片蚌壳,洞穴涌动的潮汐
碎裂的羞耻和道德
在她的恭维中
客人们欲生欲死
流连忘返

2019.1.14.常宁表哥系列.



逢场作戏

嫖客和妓女
交易之后
关系变得不正常
互相依偎

男的说
做你这行高风险
要注意安全
早点从良

女的说
你混江湖也不容易
注意健康
多休息

钟点到
关系恢复正常
女的开门
眼神略带厌倦

男的出门
毫无表情的脸
头也不回

2019.1.3.



美人蛇之一

我算命
是黄颔蛇投胎
难怪
腰细如束
模样
妖娆妩媚
天生的蛇美人
也因此
经常给男人
掐着七寸
任我怎么扭动
也难挣脱



美人蛇之二

性懒散,嗜午睡
动则摇曳生姿
喜舞蹈
冰肌玉骨清凉无汗
风吹香涌
大半生出没在
酒店
靠捕猎男人为生
天生s型身材
妩媚风情
侵略性的美
如同蛊惑的罂粟花
令无数男人
神魂颠倒不能自己
拜倒在
石榴裙下



美人蛇之三

躲藏在阴冷的洞穴
引颈怅望
孤独颤抖的美
瞳孔里那隐,那伤
看见从外面伸进的爪子
那一两眼交汇,人性的交织
我吐了吐红信子
忍不住舔了一小口
又舔了一口
诱敌深入,进攻,占领
麻醉后咀嚼
在喷火的情欲里
猎物化成一片虚无
等待下一个目标出现

2018.12.5.









IMG_0626.JPG
诗人义植


义植:《我将像流星一样滑落》


和你睡

睡之前,我和你谈一场恋爱
不见面,柏拉图的法式玩个够
然后你我可以上床了
我可以去睡你,你也可以来睡我
就像余秀华说的,没什么分别
无非两个身体的碰撞
碰撞出一个响动,一个忘却生死的瞬间
睡时,你睡我上边,还是我睡你上边
也没多大分别
你睡我上边,我的身体是波动的海
乳房圆挺是最好
即便躺下来,也是两座巍峨不屈的高山
你奔放你的力比多
你爱抚,舔磨
我等待你的金黄色的暴力
等待你野蛮进入,和搅动
难老泉,流水如瀑,冲刷尘埃之苦
那么我在你上边,你是我的草原,我啃吃你
你闭着眼呻吟,我握住你,把你塞装进我
我腾落跌宕,起伏于深深浅浅
哦,亲密爱人,我们是性伴侣,这么纯粹
这一刻是灵魂伴侣吗?
还是精神伙伴?
反正我们不能生活在一起,只能
做情人,或者玩伴,当然也可以
给你做饭,洗衣服,甚至生孩子
孩子是私生
我一个人抚养他就够了
他最好是一个男孩
他长大后,和我做忘年交的朋友
我死时,他可以葬我
我很幸福,想到这里。
也有点苦楚而疯癫
圆规正转——
每次做爱之前,我们来一杯酒
这样就会忘记你给我的种种疼痛
假如老得哪里都去不了,老成一把皮
哦!老了的时候,我们依然温暖彼此
不再浪漫,只要心陪伴
心相惜,足矣
唯一,是彼此灵魂的归属
所有的花蕊并非都是你的追逐
你不是救世主。
孤寂的女人们
你的博爱,会给她们种下灾难
这注定失败。还让她们无限沮丧和抓狂
她们不能在同一个时空里
和你扭成优美的曲线
我只想和你爱下去,直到死去
——
什么时候,我来
和你睡
我的畅想曲
好美好美

2019.1.21.

.

小秘密

我有一个小秘密
我要让它陪着我
陪我到最后的最后
死后就带它进墓里
和我睡一起

昨夜花儿问我,他是谁
我说,不能告诉你
不让你帮我,背负这个秘密
我一个人,扛得动

有时候,它重
给我一个塌陷的天
把我累趴,我会趴床上哭
有时候,它轻
给我微微荡漾的感觉
就像一个小微风
也像我手心里
暖茸茸的小空气

2019.1.21.



呼你起床

昨晚我说晚安后
又说—-
明早我呼你起床
今天阳光明媚
我也媚你一下
手捧一束光
来到你的窗口
—-
我起床了,你呢?
你答—-
天气冷,还在赖床
我心想—-
是不是等我呼你起床呢?

2019.1.21.



摆脱

猛力摆脑袋
把他从脑袋里甩出去
他扑通一下
跳进身体里的海心
泛起恶浪滔天,苦涩无比

2019.1.19.



我将像流星一样滑落

悬浮在暗色的空
灰与黑与色包着我
我渴望土地的宽广自由
想念一个葬我心魂的人
昊天里
闪烁的光芒,每个时刻都在泯灭
我将像流星一样滑落
人间是个美丽的地方
花开时我进入,花落时我抽出
当我和气体悦心地摩擦
无数个瞬间的光彩
成就一番恒远的记忆

2019.1.20.








IMG_0627.JPG
诗人、画家张猫。


张猫绘画作品:

IMG_0628.JPG



IMG_0629.JPG

IMG_0630.JPG

IMG_0631.JPG

IMG_0632.JPG

IMG_063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