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7|回复: 0

《磨擦》(第27期)2019.1.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5:44: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27期)


开卷语

历史永远是精英创造的。在我眼里,精英不分贵贱,不分阶级,精英不是掌握当下话语权的统治者,精英不是权贵的代名词,精英是勇于担当者。精英永远产生于边缘,成就于中心,创造于历史,改变人类走向。
历史永远是少数人创造的,真正的诗人艺术家必然是这种少数人。不要惧怕孤独,不要惧怕寂寞,只要百分之十的人觉醒,你的世界就会实现,只要百分之十的人理解你,你的人生,就是历史。必须创造历史,而不是跟着历史走,重复过去,跟着平庸和习惯走。否则,你不配称诗人艺术家。毛病不改,恶习难除。如果你没这份勇气,没这个担当,我劝你别自视为诗人,自称为艺术家。我劝你,说话就好好说话,无需说话分行,描摹就悄悄描摹,不要自嗨为创作。创造历史于你没半毛关系,你不当诗人艺术家也能混完此生。

                           —-凡斯

                         2019.1.10.











IMG_0533.JPG

张夜:《人体屋》


人体屋

我一次又一次进入
你的身体
就像我一次又一次地
走进你的家
我在你的客厅坐下
喝杯不温不凉的水
然后跟着你
踏进卧室
我们注定要举行仪式
在床笫与天花板之间
我们的波涛和雷声
撼动地球
然而并没有奇迹
我们只是躺下
在疲软之后
默默抽出剩余
我再次回到客厅
用余热点根烟抽
等浴缸里的水流光
我就起身
披着我的外套
走出门去
走到大街
我还在想你体内的颤栗
以及那颗肉芽
它正发着红光
冲撞着黑夜





从武侯区
坐两个小时公交
途经六十多个站
来都江堰找绿鱼耍
真是机缘巧合
他刚好出差来到成都
我是陪桐宝儿面试来到成都
628下午六点二十左右
他出现在迎宾路62
那时候我和桐宝儿
正在酒店门口等他



SEX·14

娜塔莎娜塔莎
你是谁的女儿
你被谁所占有
娜塔莎娜塔莎
你是谁的妻子
你被谁所蹂躏
娜塔莎娜塔莎
你是谁的母亲
你被何人奸淫
娜塔莎娜塔莎
你的阴道装满了精液
那是你想要的吗
那是你真正寻求的宝石吗
娜塔莎娜塔莎
你的乳房被狗啃碎
它们已经无法完整
你的乳房是我的啊
我的私有财产
可是
娜塔莎娜塔莎
你不要你的屁股了
你的美臀香嫩得像布丁
我可以咬一口吗
我可以爬在你的峡谷间啜饮吗
那些甘甜之水
那些从天山上流下的冰
它们被太多人糟蹋
太多人把手掌伸进你的阴道
太多人抓住你的乳房不放
太多人向你的喉咙喷射精子
太多龟头插进了你的灵魂
娜塔莎娜塔莎
你为什么哭泣
娜塔莎娜塔莎
还记得你的母亲吗
你的母亲站在你面前
她的身体多么年轻
娜塔莎娜塔莎
你的母亲多么像你
在你18岁的容颜和肌肤之上
完全看不出你们
是同一个妓女

娜塔莎娜塔莎
让我吻你
地狱里每一个充满抽插的夜晚



悲伤九十亿万光年

吃过早餐
坐在客厅
忽然有一丝丝悲伤在心中激荡
它像放射弧一样
从玻璃上
偷偷溜出去
飞进宇宙中
我还在客厅
我的悲伤却
跑到了
九十亿万光年的地方
如果,某个
宇宙邻居接收到了
这个信号
一定会
乘着宇宙飞船
来安慰我



废人

没有画画
不写诗好几天了
浑浑噩噩
睡完了吃
吃完了看会儿手机
手机也没什么
好看的
就独自瘫在椅子上萎靡
想好好打磨打磨剧本
妈的,打开电脑
又开始想睡觉了



更好的诗

我要写出一首
更好的诗
就像这样
开着越野飞驰三百公里
去超市买些水果和
饮料
回到镇上
给妈妈过生日
如果
我的妈妈
会因此而笑











IMG_0534.JPG

码头水鬼:《荒诞事》


荒诞事

我醒了,无法辨认
自己死了
还是活着。
昨天,我在一辆车上,司机师傅
用蹩脚的普通话
说新年快乐。
今日腊月初五,十点半。
梦还在延续,我握紧杯子,然后
给自己
一个耳光——为了证明自己
在场,我用钳子
砸着核桃
制造声音。
隔壁王太太为了证明自己健在
故意提高嗓门。
有时候,我
是一只母鸡,身体笨拙,不会打鸣。

2019.1.10.




心脏病患者

取出闹钟的
心脏,安装到一个人的体内,就能
听到时间走动的声音。
你接受
听诊器的检查:心率95
有心室
杂音。心跳的次数
是有限的。你接受意见,每天像青蛙
那样跳来跳去。这是一种
强心健体的方式——你还会抱紧
一棵树。
它也会对你说话。
它可能是你的情人,冬天
保持长青。
有时,你会从一根羽毛中得到一只鸟,从
一只鸟的鸣叫中得到
弓架和弓弦。
擅长抒情的双臂缓缓拉开,保持
一种向上的姿势。
冬天正在宫缩。你替它发力。
像你的父亲那样咬紧牙关接受爷爷的
棍棒教诲。
你也曾挨过打。
眼睛青肿,心脏砰砰跳着,鼻孔里
藏着血渣儿。
我要报仇。你将一只
麻雀绑在
雪糕棍做的十字架上,用咒语
审判它。
用火柴头捅它的肚子和
脑袋。
心跳持续加速,脸蛋充血致使
窗子上的一层薄冰
快速融化(这并不是一种意念),除雪剂
把雪水变成盐水。那一年,你
十一岁。
被坏孩子围殴,脊背上
有青淤伤。为了报复他们,你选择
抽烟,逃学,拔掉
自行车的气门芯,将老鼠塞进
开水壶。
心脏像一头小鹿猛烈地
撞击着胸口。这是一种瘾,比抽烟
还要好。它带来了
诗,勃起和瞬间的哭泣……
再次抱紧另一棵。
它落光了叶子,像一名癌症患者。
你开始接受季节的化疗。
接受一枚牙齿
的不幸脱落和慢性病的侵入。
你压住起伏的胸口,天空因快速失温而缺血。

2019.1.9.



我如此爱你

一个人打碎镜子。
他想看一看
每个碎片里的自己有什么区别。

一只燕子划开平静的湖面。
它只想捉住一只虫子。

我听到扑通一声。
仿佛一枚石头掉进了井里。

2019.1.9.




安静的事物

你突然变成了哑巴。
四周没有声音。
打开窗子,除了冷什么也没有。
水仙吸干了水分,金鱼
撞着玻璃,西瓜虫变成了西瓜——这些
无声的动作,仿佛在
眼前拉上了一根丝线。
还有更多闪烁也是无声的,看着你
的一双眼睛,忽明忽灭的
吸顶灯,喷着火苗的打火机。

2019.1.8.










IMG_0535.JPG

凡斯:《猪行漫记(第一卷)》(22


网络上的消息都是以讹传讹

最近网络上流传一条段子
金正日带金正恩参观平壤香肠加工厂
一头整猪从生产线这头进去
从那头出来就成了一箱箱香肠
金正恩觉得很神奇
问金正日:父亲,有没有一种设备
香肠进去,出来一头猪
金正日呵呵一笑:你妈有这个功能
这哪是金家父子的故事
这明眀是我们肉联厂发生的真事
父子俩就是我们肉联厂的现任正副领导
你不信百度一下,肯定说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査看

2017.8.20




暴雨马上就到

一角夕阳留在城市顶端
远处雷声出现
在天光余处翻滚
除此之外一切都是乌云
乌云压城城欲摧
人心萌动
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必需得走
在城市再次发亮时
雨声倾盆而下
乌云已去远方

2017.8.21




我都看到美国了为什么还看不到中国的民主自由

我也曾经一呼百应
我也曾经妻妾成群
如今我带着几头不愿弃我而去的猪
站在红古拉口远眺
站在海拔五千二百米的高处
站在世界屋脊顶
我能看到整个中国
我能看到太平洋彼岸
看到美国西岸和东岸
我看不到
我们这一代中国猪的民主自由的希望所在

2017.8.22




一篇准备在联合国使用的演讲稿

我本来可以回去做人
我拒绝了
继续留在猪圈里做“6413”
我的使命感越来越强
我的命运同这万万头猪捆绑在一起
我要带它们回家
带它们回到来世和往世
让今世悬空
留给烈火

2017.8.21




我觉得最大的墙在人那里

我发现是猪之前
我是写诗的
我把这恶习自然带到了猪圈里
没多久我就发现有猪也开始哼哼
再后来我听到两头猪在谈音韵
很多猪开始摇头晃脑
谈意境
谈意象
没多久我还听到猪在谈禅
猪开始说话也押韵了
我在猪圈里成立推墙党之前
我早就告诉过它们
我说我们可以翻墙
先翻墙后拆墙
它们不听
它们说对政治不感兴趣

2017.8.24










诗人凡斯诗行天下在张北草原。
IMG_0536.JPG
画家秃头倔人和醉倒的凡斯在沈阳街头。


秃头倔人绘画作品:

IMG_0537.JPG




IMG_0538.JPG

IMG_0539.JPG

IMG_0540.JPG

IMG_0541.JPG

IMG_054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