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2|回复: 0

《磨擦》(第5期)2018.10.2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5 16:06: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诗人,凭什么你是艺术皇冠上的那颗明珠?你连自由人都不是,凭什么人类要把你放在人类精神世界的最顶端?诗,不是分行,诗不是押韵和造句的技术活,不是语言的工匠,诗是人类开脑洞的利器,是拓展精神世界的途径。因此,诗人永远在边缘。看一个人是不是诗人,很简单,就看他(她)是不是在边缘。一切创造性的工作,就是对边缘的突破,诗人必须永远占据人类精神世界的边缘,才能完成人类精神世界的时空拓展,深度和宽度的边界,都是精神世界的时空边缘。诗人必须是自由人,必须是精神世界的创造者,诗人才是皇冠上那颗明珠。所以,《磨擦》永远发生在边缘。

                              —-凡斯

                           2018.10.25.

IMG_0148.JPG
凡斯:《蚁穴》(5


这件事难倒我了

有一天
蚁穴来了几只蚂蚁
有一只蚂蚁向我介绍其中的另一只蚂蚁
它说这是它们的领导
这只领导跟我打官腔
说它们决定给蚁王买一只做爱椅

这是我发明做爱椅卖出的第一张
过去的要不是送的
要不是借出去用一下没还
蚂蚁们缴了钱
在前头引路
我搬着做爱椅紧跟在后头
到了蚁穴我怎么摆弄也搬不进穴孔
做爱椅太大
我给它们建议
做爱椅就搁在蚁穴门口
把蚁王搬出来
搁到做爱椅上
那只领导只能接受我的建议
指挥全蚁穴的蚂蚁搬动蚁王
蚁王太大
出不了蚁穴

2017.12.16



蚁穴通地铁了

坐地铁不用再到
体育东站了

坐地铁一线到二环
不用出站不用换线

坐地铁从蚁穴抵达中南海
顶多三个站

坐地铁到夹边沟
也就只要换一次线路

2017.12.16



思想的冰点在往下降

只要我能把时间冻成冰
我就能制止蚁穴的倒退
任何东西都有自己的冰点
我在研究时间的冰点
时间的冰点绝对不可能是火的冰点
我们每年都会遇见水的冰点
但没见到时间被冻结
所以不可能时间的冰点等同于水
假如时间的冰点在水之上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人未冻死
时间已经停了
时间的冰点一定是在水之下
在水之下下多少
这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
在零下四五十度以下人就受不了了
时间也没显出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正在研究降低人的冰点

201712.17



灰犀牛

灰犀牛从股市跑进了蚁穴
它从哪个入口跑进蚁穴的
没人知道

蚁王肯定不知道
蚁王就是一坨肉
而且还是母的

灰犀牛在蚁穴里狂奔
有人在楼上往下洒白粉
灰犀牛从一个房间狂奔到另一个房间

很多桌子椅子被灰犀牛撞倒
谁也拦不住灰犀牛
它直奔顶部亮光
那里搁了一把空椅子

2017.12.18



铂金

我要写一首铂金的诗
我向往你这种特质
用心打磨你的外表
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我到你的距离为什么变得如此的远
你高贵的表面泛起白光
我要用你打一只戒指
这铂金在手指上闪闪发亮

2003.6.4.



这种天气适合想想情人

这种天气一下冷了10
这是近年来最冷的一天
这种天气适合想想情人
在这个很冷很冷的夜晚
我的情人正在暖别人的脚
这种事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个别人是她老公
这种天气不应该只想起老婆
这种晚上最好有火锅白酒
还有情人暖脚

2003.1.21.



笑马

我在澳门街
要了份意粉
服务员端来一盘从“0”“9”的数字
上面浇了许多西红柿肉沫酱
还送了一碗例汤
我右手拿叉
左手拿匙
拿叉的手在盘子上笨拙地转动
把盘子里的意粉搅到叉上
我看邻座的人
都是这样
“0”“9”全搅成了一团
盘中有一半是“6”
“9”
“6”“9”我一直都没搞清楚
也可能是“6”
也可能是“9”
我直到把意粉吃个精光也没能弄懂
“3”是我最讨厌的数字
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把它捞上来
它们挂在钢叉上
摇摇晃晃一个一个往下掉
“1”我是不吃的
不用手根本搞不到嘴里去
“7”搭在钢叉上
另一只手上的匙在下面护送着才弄到嘴里
“0”“8”“6”“9”最容易吃了
我用钢叉将
这些意粉全串起来
送到嘴里
不一会功夫
盘子里就剩下搅不起来的数字
服务员很有礼貌地走过来
可以撤了吗
我示意撤

2002.7.30.



醒来就好

嘴巴张得老大
牙齿全露在外头
一张脸猛地撞玻璃上
好了就这么贴着
把脸和嘴巴拍扁
你踮起脚尖
不得不把身子悬浮在墙上
好了就这样挂在那
悬浮的感觉好奇怪
脸和嘴巴歪了
卖力地蹂躏自己
猛一下脸被贴在了玻璃上像贴大饼
猛一下又撞在了天花板上像醉汉撞墙
这种很陌生的细节没痛感
只见血从暖水瓶上渗出
滴在地上
从你的眼睑里渗出
滴在玫瑰蕊上
够了
有你哭的日子
你知道从哪条道走吗
黑灯瞎火
你猛撞在门上
我说没门了吧
好在这段路不长你却用了四十三分二十五秒
有人受伤了
有人受伤了
说你是耶稣绝对是一场误会
你害怕被钉在天花板上
问谁在说话

2002620



今晚约了人

我爬过这条竖管
他斜刺的扑过来
大船桅的白标杆
让我身临其境
庞大的白色钢管直立到天顶
我一闪
闪过飞来的钢镖
我不跟你计较
今晚我约了人
身在江湖我身不由己
我从钢管上爬了下来
提包里装着手提电脑
他一个钧斗
猛虎掏心
扑到离我五步遥就停下
他的什么掌非常了得
我不跟你计较
今晚我约了人
他飞起一脚
反手一刀
白色重金属上有钛质
这家伙非常了得
水里含有氰化物
他一掌打出
空气含氨量骤增
我不跟你计较
今晚我约了人
他穷追不舍逼问我白天跟谁在一块
我说跟一高手
他就想灭我
我说今晚我约了人
他还真不
刺杀我了
欲知后事如何
请看下回分解

2002529



死囚

坐在62路公交车上
被捆在座位上
这是起始站
一般都能有座
车从西村驶出
车窗外是别人的世界
搭车的人面无表情地
从前门上后门下
这趟车每天载着死囚
往返在广州的大街小巷
从一个站过一个站
车过火车道口
拥挤的市区
铁轨是格格不入的怪兽
坐一个多月的公交车
没见火车从马路上经过
马路是走汽车和人的
死囚不算死囚
不算人
道口那间值班小屋
总是见到一张无聊的面孔
这女人非常无聊
在这一坐坐了三十年
像个死囚
纪念堂到啦请在后门下车
死囚是不可以下车的
早上出来的领口还干干净净
晚上回去已全黑
西村是广监
西村是我住所
每次我开门进去
小饭桌上蒙一层黑烟
这不是人过的日子
捆在电视机前看电视
就像蹲在煤场
在屋里走动到处是黑脚印
广州监狱到啦,请在后门下车

2002529



家住西村

这鬼地方不是人住的
飞机压得很低
起飞和降落差点就一屁股坐我屋顶上了
我站在窗前一架飞机从我窗口上飞过
飞机的屁股硕大无比
飞机的底部好几次擦到我屋顶
我对谁说谁都不信
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
简直就不让你安生
五分钟起码两次飞机起落
声浪轰鸣窗玻璃差点震碎
现在站在房间通过声音就能听出飞机是起飞还是降落
有一种飞机声音特尖划玻璃
让你不起鸡皮疙瘩不行
还有一种笨重的大飞机
什么飞机我说不出
对飞机我没专业知识
这种飞机下降时就像胖女人的大屁股
一屁股坐垮了我的屋顶
有一次听到一架刚起飞的飞机
响声特别难听
凭我住西村的经验
这架飞机一定会飞飞就从天上一头栽下来
这个晚上一直替它担心
第二天一大早就到街上
特意买了几份报纸回来翻找
果然有一架大飞机栽下来了
它栽在非洲刚果昨晚没从我窗口飞过

2002523



天堂从这里上

我生存在管道下
头顶上布满管道
黑的是冷水管道
属于一个庞大的制冷系统
从负二层出来
穿行在大厦的底部到顶部
在黑色管道中有一种红色管道显得格外醒目
在黑色管道间上窜下拐
拐过左边的那堆管道
迅速消失在右边那堵混凝土墙后面
它是一栋大厦的消防系统
新风管道与众不同
再不懂也不至于将它认错为其它管道
新风管道是方的
冷风管道也是方的
冷风管道的外层包裹着一层铝质太空外套
萨尔瓦多·达利的作品里
我没见出现过管道
他只出现软塌塌的时间
我只知道他是乘太空飞船过来的最后一位古典主义者
达利痛恨我的管道
我也痛恨达利的梦魇
从人间穿过梦魇到天堂
我用不着搬一架梯子
从这些管道我就能攀上天堂
我会把管道安装到天堂上

2002.5.17.

IMG_0149.JPG
哑柳:《只见月饼不见人》


自由的月亮

中秋节
月亮是自由的
而且
再黑暗的夜
也遮不住你的光
也许
我要问一问
一年四季
只有这一天你是最亮的

是不是
你被放风出来的呢
也许
你像我一样
哦不
我像你一样
是出来透透气的
来吧
在今夜
我们的步子
不管走到哪儿
你陪着我
我也跟着你

2018.09.23.



夜归

酒喝到半夜
我怎么也找不到酒了
有人劝我
回家吧

回家
我答应着
仍然不忘嘱咐他们
请记住
家里仍然黑着
天亮前
我不打算关灯

2018.09.23.



灯盏

赏月日
我的家里
没有一盏灯是亮的
我是不是已经习惯于
月亮给予我的光明
可惜
什么时候明
什么时候灭
我做不了主
是不是
自己点燃一盏灯
更方便些

2018.09.23.



月亮去哪了

中秋节快到了
今天晚上
我很想出门看看月亮
提前到来没有
结果
我在屋子里
一直喝酒到天亮
那个月亮
竟然
一直痴痴地
等我到天亮

2018.09.23.



只见月饼不见人

我和你
你和他
你们和他们
一起
把中秋节喝倒了
酒菜非常丰盛
一个又一个声音催促我
快照相
快照相
结果
所有的酒菜和杯盏
都活在我的镜头里
唯独
不见人

2018.09.23.



问性

谁没有猪性
我问
竟然没有一头猪反对
我这样的
质疑
若是我问
谁没有人性
恐怕任何一个人
都会反感
所以
我经常问自己
是因为条件反射
不管问到谁
反应却不同

2018.10.21.



口水






一口水
吐向另一口水
吐来吐去
到最后
它们仍然是一口水

2018.10.23.



狗从来吃不惯人类的食物

不论任何一条狗
也不论你将食物做得多么丰盛美味
它们
总忘不了吃屎
你越不让它接近屎
它越想念
不信/在一堆屎前
你放开绳子试试

2018.10.01.





我的器官布满了上下全身
你的神像却挂满了大街小巷
我和你
来做一个游戏吧
你摘下我的一双眼睛
我摘下你的一张神像
你摘下我的一双耳朵
我再摘下你的一张神像
你摘下我的这颗滚烫的心脏
我还要继续
再摘下你的一张神像
就这样一个游戏
就这样两个动作
我和你
你和我
在这日积月累
和旷日持久的动作中
我多么希望
用我全身的器官
来换取
摘下你全部的神像

2018.07.08.



不敢

今天
我家院墙
又被贴上了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面
自由和民主等十二个大字
清晰可见
看着这个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我好想
激动地
将它们高高举起
在大街上
走几圈
去宣传宣传正能量
可是
我不敢

2018.10.25.

IMG_0157.JPG
诗人、画家凡斯。凡斯在诗行天下途中完成系列作品《花老头》。
IMG_0150.JPG
诗人、画家听月,在诗行天下东北行途中,在扎龙湿地中突遭暴雨。以下为听月的画。
IMG_0156.JPG
音乐家、诗人向奕澎和他的作品:《致爱人》。




凡斯作品:

IMG_0151.JPG

IMG_0152.JPG

IMG_0153.JPG

IMG_0154.JPG

IMG_015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