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5|回复: 0

《磨擦》(第2期)2018.10.1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0 15:29: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2期)2018.10.17

开卷语

最近口语和书面语话题火了一把,争论很无聊,我对这场争论不感兴趣。口语和书面语都是交流手段,人和人,人和天,和诗没半毛关系。口语与否,书面语与否,都保证不了你写的是诗。口语和书面语都是语言,语言是拿来开脑洞的,思想到哪,语言就到哪,语言到哪,世界就到哪,思想照亮语言。记住,思想照亮语言。记住,思想照亮语言,思想照亮语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现在的人,我都不情愿称他们为诗人,总把诗歌当技术活,忽略智慧。男女磨擦生情,天地磨擦生电,思想磨擦生智慧,打开脑洞,获取自由。不管你用口语还是书面语,说人话就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写作。

                        —-凡斯

                      2018.10.17.

IMG_0115.JPG
哑柳:《畜生是个什么动物》


亡灵咒

国如果亡了
君也会跟着灭亡
记住
那不是我脚下的土地
所有人
都去参加葬礼了
我告诉我们了
而我们却说看不到
在哪里
在哪里
在哪里
问声
一遍又一遍
好吧
在家里
在亲人那里
我又告诉了我们一遍

今早起来
早餐
也已经没得吃了
但是
每个人
心中的葬礼
任何人也看不到
我饿了
我们也会饿的
葬礼结束前
任何人
都不会有
好食物
你看到棺木了吗
可惜
我们看不见
甚至我们还有多少
豪言壮语
一同被收殓

2018.10.15.



陪葬

国家至上的国度
一个大人死了
需要贱民
一人或多人来陪葬
遥远的乡愁
哀乐
与黄沙
伴着所有的送葬队伍
除了我们自己
还有谁知道
一个男人
一个女人
一条狗
还有一头猪
抑或
一头
哦不
一条其他什么畜生
哭泣着
就在棺木中
很泰然地睡去了
昨天
我们还在痛哭流涕
表示效忠
今天我们都如愿以偿了罢
我心里问自己

2018.10.15.




屎尿憋死人

公共厕所门前
排队的人越来越多
突然
一个声音传来
屎尿真是憋死人
就这么
一个声音
瞬间让许多人憋不住了
不大会功夫
厕所门前屎尿遍地
队伍也早已不成形了
此时
谁还在排队观望呢
他们仅仅守着一个厕所
而不去考虑卫生间
他们都还在呢
排队方便
又一个声音说
我反正
我是等不及了
我说
我要去卫生间了

2018.10.14.




狗叫

一条狗告诉我
说它想当王
我告诉它
不管你叫多少年
不管你繁殖多少代
始终
是个梦

它开始叫起来了
我没听懂
只想告诉它
自古以来
没有一条狗是不愿当王的
我只能说

不管你叫多少年
不管你繁殖多少代
都没关系

2018.10.12.




迷途

魔鬼告诉我
在黑夜
权力
金钱
和美女
甚至
连你自己
全都看不见
所以
你有权
做黑夜的奴隶
魔鬼赢了
我很听话
这是它赋予我的
最高权利

2018.10.12.




走,吃饭去!

牛说
走,吃草去
猪说
走,吃料去
狗说
走,吃屎去
人说
走,吃饭去
路不同
走法不同
吃法也不同
再说
还有其他
更多的动物和畜生
它们的生活方式
也都均不相同
这有什么问题吗
在我看来
没毛病

2018.10.10.




闯荡

从东走到西
从南闯到北
你能挣到
能够养活自己猪币吗
家人已经很多了
兄弟姐妹也已经很多了
团结
仅仅停留在
哼哼声是一致的

我没说发出的哼哼的声音
意见是一致的

你的嘴
已经拱到对方的槽里了
槽里的泔水没有了
再换下一槽
没有一头猪说
大猪圈
每个窝都是一样的

2018.10.10.



畜生是个什么动物

畜生由人类命名
属于善良的或邪恶的
家养的或人养的
供人类奴役或使用的
自觉或不自觉的
自愿或不自愿的
自信或不自信的
有或者没有的
自愿或不愿独立思考的
自愿或不愿自食其力的
一种低级动物

2018.10.04.




狗从来吃不惯人类的食物

不论任何一条狗
也不论你将食物做得多么丰盛美味
它们
总忘不了吃屎
你越不让它接近屎
它越想念
不信
在一堆屎前
你放开绳子试试

2018.10.01.




日子

今天是十月一日
太阳和往常一样又从东方升起
我相信
傍晚它也一定会从西方落下
这都不知道多少多少亿万年的规律了
之间
死了多少个冒牌货
它从来不关心
也许这无关紧要
就像冒牌货们
从来没有对日子
或者对岁月
冒牌一样

2018.10.01.

IMG_0116.JPG
凡斯:《蚁穴》(2




今夜无声(组诗)


这是一条大鱼

口大如桶
我把头伸进去
要是这是一条活鱼
我必死无疑
好在是个梦

2011.10.26



中午网球场上有人在打网球

玻璃外阳光强烈
除当头暴晒
没看到什么
有人没胳膊
有人没头

2011.10.26



今天报纸有凶杀

我很少读报
这房间空无一人
但有人抢我的报纸

2011.10.26



我在做鱼的时候思考一个哲学问题

煎一条鱼
另一条鱼
就熟了

2011.10.26



中午有位老妪在炎日下游荡

她躲在大幅玻璃后看我

2011.10.26



这里有女人来过

拿起茶杯
上面有口红

2011.10.26



午夜凶铃和中午那位老妪

那位老妪我刚刚在电梯里碰到
我在七层走出
电梯门关上后
在二十层停下

2011.10.26



74年写第一首诗开始

写诗
除了同喜欢你的人一块读
别无用处

2011.10.26



我游走在上海广州之间

玫瑰有血

2011.10.26



我不相信房间里只有我

我盯着镜子看
里面是我吗

我猛一回头

2011.10.26



履历

1974我十六岁
2011我五十三岁
2030我七十二岁
这三年一定有内在关联

2011.10.26



她生下死胎让我吃

那个老妪
好像是梦里那个女人

2011.10.28



IMG_0117.JPG
诗人、画家听月。


听月绘画作品:
IMG_0118.JPG

IMG_0119.JPG

IMG_0120.JPG

IMG_0121.JPG

IMG_0122.JPG




IMG_0113.JPG
音乐家、诗人向奕澎。音乐为向奕澎作品:《像风一样散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