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03|回复: 0

[文学] 组诗:《沉重的水,是雪花的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4 07: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沉重的水,是雪花的泪
(组诗)
包玉平(蒙古族)
玻璃上的雨滴
滑落成
伤痕。还在拉长,恰如,一把杀猪刀,在砧板上
尖利,残忍,又轻松自如行走。
血水成河。最后,变成一道道刀刃上
惨叫的疼痛,或举一滴泪水的针尖。
玻璃,全
碎了。谁还在那些
雨滴中,撑起雨伞,行色匆匆,或向着
低处走去?
更小的,比雾
能显现碎裂的,或许是更小的,
没有形成性别的——
那是否叫:生命的微小
颗粒?
天空晴朗
昨夜,一场雨后,
天空虽被擦洗得干干净净,
却也能看见很多字符。
将步入七月流火,一朵花还在前面走动。
上午八点,头顶似乎有一片提醒。
此刻,谁会去想
阴天雨中的,惬意和暴力?
雨季,下午的雨……
这湿漉漉的,科尔沁原野的六月,
六月的草滩,马匹,牛羊,沙丘,碱滩,斑驳了
放纵的视野,辽阔的长调,沧桑的乎麦,还有
蹄窝里,鼓胀的,起伏不平的蛙鸣。
敞开毡房的窗,草原雨季的风,自由进出。
天空倾斜,将涌动的云海
翻将过来,破碎的裂缝里,闪电,被湿冷的风
揉磋成烧红弯曲的铁丝,一团团盘圆,
压弯了远处一行高压塔的腰身。
有一缕风,穿过窗子时,陡然被一群雨滴,跟踪——
看时不妙,我强行关闭它们的来路。猛然
与世隔绝。
成群的雨,又退回到北楼的阴暗里,远方旷野的丛林深处。
雨雾,藏起所有背影,和去向。
水洼里,浮动起厚重的阴云,从云缝中,陡然
滑落下来,一把锋利的剪刀,绞碎了淋湿的目光。
没风的空间,变成
一潭死水。
再次推开毡房的窗子,雨滴,如一群发疯的蜜蜂,
又一次闯进,反复如此,如此反复,
与我拉锯……
我俯身凝视急促奔跑的溪水,水花,真有些
手足无措——
暴雨过后……
其实,那些勇士,
不是死于激战,而是,被飞旋的风,卷去;
与翅膀一起长大的诡计
同归于尽。
如今的人,没看见过真子弹,
身上,却有伤,
那些子弹就能伤及无辜——
一场暴雨,刚过,
小溪中,漂浮谁的影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本名:包玉平(蒙古族),笔名:达尔罕夫,出生于孝庄文皇后故里。报告文学,散文诗,诗歌少量作品散见于《中国文学》,《北方文学》,《台湾新闻报》,《民族文学》,《参花》,《世界汉语文学》,《中外文艺》等海内外报刊杂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通联:内蒙古通辽市新城区行政中心国家统计局通辽调查队西配楼335。包晨曦转手机(13789626285
邮编:028000  电子邮箱:byp1957@163.comQQ邮箱:1750005360@qq.com
作者联系电话:13847459990,农业银行账号:62284821408757980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