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53|回复: 2

从美出发,抵达自由空旷的境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4 20: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美出发,抵达自由空旷的境地
——兼谈女性诗歌
作者:朱巧玲

        一直以来都在思索一个问题,我要到哪里去?从诗歌出发,我能抵达一个什么样的境地?或许在这渺茫的追问中,过程已被消耗,时间已经流逝。而我依然未能经历时间的洗礼和心灵深处的磨难。
        曾经为俄罗斯女诗人阿赫玛托娃所经历种种苦难而铸成的伟大心灵而感动不已,我所喜欢的诗歌必定是要有深邃辽阔的人文语境和人格力量的,必定充满生命的良知。我相信品格决定一切,而语言是一门技艺可以通过磨砺后抵达一个空旷自由的境地。我不喜欢赞美,尽管多数女诗人都在抒发着爱和赞美,甚至在个别诗歌已达到一种很完善的诗歌语境,但她们始终局限在眼前的幸福或忧伤从而让诗歌的视野显得范围太窄。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内我所推崇的当前女性诗人是蓝蓝、阿毛、郑小琼和子梵梅等少数女诗人。这些女诗人进入我的视野无一不是因为她们对诗歌的切入角度和视野超越了纯粹的女性自我而将诗歌上升到人类共同的高度。就目前她们的状态和诗歌水平而言已经是当前女诗人中的骄骄者和最高峰,我个人认为中国女诗人的希望就在这一批女诗人之间。“我不写它,是担心,美一经笔尖流传/就会成为庸俗的时尚。我甚至不愿说出它们的名字/我是担心,过分的惊呼会毁灭美//别喊了!它们,啊,它们,已经在一个/中国诗人那里,泛滥成灾”——阿毛《春天的禁忌》。阿毛的诗歌对现实和存在之物的抵触和挖掘是一目了然的。再来读蓝蓝的诗“大粮仓/如秤盘盛着一个国家的粮食安全/浪漫主义的诗行如此描述:滚滚的麦浪闪着光芒。”——蓝蓝《豫东随想》。蓝蓝的诗歌作品每一首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准而她对诗歌的触觉是其他诗人很难达到的。郑小琼的诗歌建立在这个庞杂的时代背景之上,而子梵梅的诗歌则是一种纯粹的诗歌语言,是一种空山绝响。我在这里只引用几个女诗人或者她们的只言片句,就足以窥见当前女性诗歌视野的开阔和兼济天下的情怀以及诗的艺术水准。
       作为女性诗人,最重要的品质之一是超越,不是用诗歌宣告自己的独立意识,不是纯粹的抒情和赞美,更不是一种反叛或语言的狂欢游戏。作为诗人,只能执着于诗歌的本质,在还语言以最高的自由的同时,成就语言最极致的美。而美是一种向度,是不可言说,生命中总有不可承受之重,文字是承担这些重压的最有力支撑。也许许多诗写者会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只有文字可以释放孤独从而让内心得到一种平衡,这样的抒写无可厚非但决不是写作的全部意义。真正的诗人内心是强大的,决不会为环境和现实所左右,即使身处逆境也不会动摇。他/她的内心是明澈的,决不会与浊世混为一伍。雅姆说:“我的上帝,你在人群中唤我/我来了,我受苦,我爱/我用你赋予我的声音说话。”是的,诗歌是上帝给予我们的声音,这声音,只有穿越来黑暗,痛苦和和漫长的岁月,只有经历了时光的锤炼和烈火的焚烧才能清晰地听见。只有极少部分诗人能够经历这一切心灵的洗礼清晰地辨别出诗歌中隐形的指引和光照作用。也就是说,只有极少部分诗人的内心是明澈的,这种明澈会在其作品中反馈出来。在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缺乏诗人,也不缺乏女诗人,这是一个诗歌的乱世,如果说“乱世出英雄”,那么我有理由和信心相信在我们这个时代会涌现出一批杰出的女诗人,因为在写作环境里,当前女性诗歌写作已经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比较混乱的格局。而80年代以翟永明、唐亚平和伊蕾等女性独立意识为主导的诗歌写作几乎宣称女性诗歌写作的高潮时代的来临,但是仔细阅读八十年代女性诗歌会发现这些女诗人有一个共同点:注重个人生存体验和女性独立意识的表达。到九十年代一大批女性诗人经过蜕变和回归,经过她们的努力女性诗歌脱离了宣言时代和女性本体意识阶段,但是女性诗歌似乎并没有进入一个更为开阔辽远的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诗歌写作还在寻求一种更好更深刻的表现形式。当前女性诗歌写作只在局部上比较完善和深入,而从整体上看缺乏厚度和韧劲,缺乏与世界抗衡的能力。但是在目前看似波澜不惊的女性写作潮中正潜伏着巨大的能量,当我对比阅读目前部分优秀女诗人的作品和前十年和前二十年的作品,能清晰地感觉到目前
        女性诗歌作品在思想上更成熟和在语言上更自由,可以说一种“自由的灵魂”几乎贯穿在当前女性诗歌写作之中,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现状。只是目前是更混乱的年代,诗歌作品已经被排挤到时代的边缘,所有诗歌作品不可能受到以前那么多的关注和推崇,女性诗歌作品就更不可能受到关注了。但这也提供了一个更广阔和更独立的天地,女性可以前所未有地进行阅读和感受,现代女性大多数已经脱离了男性以自己的双肩承担着生活的责任和生存的使命,已经具备足够独立的人格、开阔的视野和生存的能力,在文化和诗歌上与男性并肩甚至有了超越的可能。正如在宋代李清照超越了那个时代和那个时代所有的男性,现代女性可以放眼整个世界和历史,诗歌的内在环境和外在环境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的境地。所以女性诗人的崛起是已经具备了最好的条件。
        作为女性诗人,“视野”一词并不只是一种物理视觉。视野并不只表现在诗歌的题材上,最主要的是诗人的心灵感受力和洞察力,并以一种敞开的状态对待这个世界。女性诗歌作为现代诗歌的一部分,过分强调“女性”这种性别差异并非是好事,因为诗歌是人类心灵共同的东西,所以我提倡女诗人以自然和纯粹的状态进行诗歌写作,女性诗歌要经得起批判和推敲,怀疑和否定,而女性诗人自身应该具备一定的批判能力和否定的能力,拒绝伪抒情和伪崇高,并拒绝口水写作和身体写作。诗人通过诗歌涅磐,诗歌通过语言重生。目前是女诗歌超越性别意识让诗歌进入更辽阔自由的阶段,我们阅读当前优秀的诗歌作品,如果去掉前面的作者名字,你会发现女性作品和男性作品几乎可以划上等号。评论家周瓒在《女性诗歌:飞翔的可能》的对话录中说:“对女性诗歌的阐释目标之一,是肯定女性的创造力并考察其特征。”她说:“性别视点并不是一个狭隘的角度或一种偏激的立场。”生命中有时必须要有一种符号或者语言来破译生命的密码,替我们阐释这纷繁复杂的内心和世界,当女性选择了诗歌也就选择了一种最能接近灵魂和死亡的事物。我个人认为探讨女性诗歌只是从一种现象、一种存在出发。女性诗歌正在进入一种多元化,正在一种生长和嬗变期,从目前女诗人的种种努力的迹象表明女性诗歌已经具备了飞翔的可能性。
        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或许已经不再是诗歌中穷极的追问了,诗歌来源于我们的心灵,是上天给予我们珍贵的馈赠。它触及的事物以一种永恒的意念存在于我们的心中。对于我来讲,无论眼前的路怎么艰难现实怎么沉沦,或者要经历多少沧桑和曲折,诗歌都会穿过黑暗带给我一线月光,照亮这黑暗之路。开阔、纯净和深刻的品质始终是一种值得追求的诗歌品质。诗歌不需要阐释,诗歌也无需过于强调性别。诗歌就是一种神性的语言,一种古老的筹码,解密它!我们就可以找到通向光明的路径,我们就会得到灵魂上的拯救,就能得到纯粹的美和力量,我们就能抵达一个空旷自由的境地。               

2008.11.8.初稿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30 21: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