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诗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8|回复: 0

我在菊花的香气中睡着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21: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雨

雨点在窗外散步
有耳朵的人是幸福的
足不出户
便可听到它抒情的小调
它们在树叶上反弹时发出的一小片惊叫
因亲历而再现
我在灯光下读冯梦华、秦观、晏几道
淡语皆有味
而灯光不语
唯有雨点细细的脚步
有几次悄然踱进屋来
2017-10-01


恩惠

旧茶杯用了多年
茶渍染红了它的嘴唇
它总是将开水含在口中吹
直到它变得不那么烫时再喂给我
红茶可助消化
绿茶可延缓衰老
偶尔它也会端上一杯苦涩的药剂
治疗我满腹的牢骚
花盆中的菊花突然就开了
这绝非偶然
定然是奉了神的旨意
用清香
涤去我体内堆积的戾气
2017-10-01


未央

黑暗中的事物从不需要睡眠。
长久的寂静,
需要枝叶在风中的一次颤抖,
来达到平衡。

深渊般的夜啊。
这连绵细雨打造的幽僻的小径。
只有一支烟微弱的亮光,
可与远天身份不明的孤星互通名姓。
2017-10-16


一只麻雀穿过秋雨

十月的大平原阴郁得像浓雾中混浊的水面
连续的雨水
是在不同情节之间游说的使者
事物之间的韧性
需要时间残酷而漫长的考验

桂园的香气沥清了流水中的杂质
它漫上来
包围了我和下午四点钟短暂而昏黄的阳光
一只麻雀斜飞而过
自万寿菊小而幸福的斑斓的花纹里

我也要走了
我知道天空为每一次转身都备下不同的雨水
2017-10-18


慢时光

在旷野的时候便是我无处可去的时候
桉树的叶子
不需要伪装就能成为我
成为明晃晃的下午寂寥的光的片断
一只壳子虫
在两根枝桠间耐心地翻越
叶子的苦味
一个下午是消化不完的
落叶成锦呀
如果雀跃的群鸟是在赞美这无休止的流逝
我依然愿意成为一篷秋草
在时光缓慢的挤压下
流淌出最后一点惨淡的绿色
2017-10-18


黑漆

有人在夜里做爱
有人在夜里做诗
我相信这凛冽的快感
都来自于对神经的麻痹

多少年了
窗台上的木头人圆睁二目
像一个反义词
翻越到时间的背面

嗨,你好
我对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打了声招呼
仿佛这样
可令失败的表情看起来圆润一些

灯灭了
房间里的黑涌出窗外
它们熟练地
在众生的睡眠里刷上黑漆
2017-10-19


流淌

风,缓慢移动的云层。
自我复制又自我幻灭的泡沫。

桂花在倾倒自己的香气。
它们,真的是多余的么?

无际的十月的原野像大火燃烧后的灰烬,
落满双眼。

白河之水向远处奔流,
没有尽头。
2017-10-25


袭人

一个人坐久了
有时会被这沉默的暴力所劫持
灯光打在墙上
更像是飞瀑描摹下的悬崖
茶凉了
菊花带着深秋的寒意
窗外一场旧雨
挟裹着暗香
2017-10-28


困顿

飞机缓慢穿过云层
明亮的机翼
比傍晚的楼群清晰而易于捕捉
一道白线越拉越长
并慢慢蠕动成云层笔下难以分辨的油画
我在阳台上打盹
时间的惯性
因触及慵散的肉身而被消解
天暗了下来
我想我该站起来走动走动
顺便弹一弹衣襟上飞溅的粉尘
2017-10-30


公园

青枝绿叶,美好得不像话
暖阳照着十月蓬松闲适的小径
白鸟的叫声
像素描中浓淡相宜的一笔
我是安装了齿轮的木头人
嘎吱嘎吱地走着
小径
在时间的蛊惑下克隆出更多的细节
以便让脚步
在弯曲中反复握住旋转的自己
2017-10-30


和解

我曾见证过一面墙的轰然倒塌
但第二天它又重新站了起来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一无所知
我知道一些时光离我而去
而另一些追上来
在我们脸上刻下皱纹
我知道事物因习以为常加速着衰老的进程
仙人掌将刺暴露在空气中
我知道携带匕首者
也有着举棋不定的平庸
2017-10-30


飞翔

会说话的哑者。
你可以这样理解我
也可以把我理解为不停奔跑的盲人。

我摸象的手
也摸过老虎的屁股。
我出现在偶然与必然交织的风暴的中心。

当你们的黎明在睡眠中醒来
我回到床上。
我需要一头巨鲸在我的胯下飞翔。
2017-10-30


梦中

十月的最后一天
我在菊花的香气中睡着了
天空湛蓝
反复修改我的梦
远方忽明忽灭
未知的神秘让人激动并愧疚
我在变蓝的途中交出落叶
它们金灿灿的
像褒义词
我不愿醒来
在沾满菊花香气的梦中
2017-10-30


园区

每次晨跑我都会看到满地的落叶
它们排队从枝头跳下
庄严,有范
“你看起来只有十八岁”
我听到一棵树在安慰另一棵树
是的,从外观上很难判事物内部的年轮
忽然就起风了
偌大的工业园区晃动了起来
人们进进出出
嘴里偶尔冒出一股焦糊的黑烟
2017-10-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