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诗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1|回复: 0

厂子里的美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5 11: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海之源 于 2017-9-25 13:11 编辑

8、厂子里的美工

暑假结束,去纺专拿毕 业证和分配通知书的日子,新分配的工作是被单漂印厂美工,从家骑自行车到位于徐家汇的厂子只需二十多分钟,上下班方便心里自然高兴。但要离开校园生活心里还是有几份眷恋,夹杂着将要过受约束的日子,不安中报到的日子一天天临近。
第一天到厂子报到,人事科科长亲自领我来到美工室,和新同事们见面,安排的座位竟在美工室右侧第一排,身后依次是组长和副组长的座位。报到第二天被借调到市纺织局下辖的上海纺织装饰公司,为新公司成立大会布置会场,写横幅做目录忙了一个星期后才被公司领导召见,原来公司领导竟是被单漂印厂的老美工师傅,升任公司负责人后,他的位置由我来接替,老美工师傅特意把我借调来笼络一下这个新徒弟的感情,并委托我要照看好他留在美工室的盆景。
当时中央提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作为厂子里唯一的纺专美术系毕 业生自然是栽培对象,身为干部编制的新人必须到各车间实习,说是实习其实只是走走形式,每天先到美工室放拎包换工作服,拿上厂子发的大茶缸去车间,作为一个实习生只是看着工人师傅们忙碌,习惯着机器的轰鸣声。渐渐地明白了厂子里干部与工人编制,这二个编制仿佛是二个阶层,尤其是每个星期五下午的政治学习,时时刻刻地展示着干部编制的优越感。为了打发无聊的实习时间,我拿着速写本开始画速写,给各车间的工人师傅们画像也增进了相互间交流。从调色车间到印染车间,最后是制版车间和化验室,三个月的实习很快过去,最后一站是化验室,在这里认识了分配到其它厂的纺专染织系毕 业生,他们也在化验室实习,可有了同窗聊天了,化验室是这段实习期中最愉快的时光,三人一起用布制作了几本色谱,我这本珍贵的色谱为以后工作立下汗马功劳。
美工室坐落在二楼厂房的顶层,是后加盖的平房,从印刷车间有一道上三楼的木制楼梯,上楼后有一个小平台,右手是美工室门,左手是化验室门。在化验室实习时,我开始熟悉美工室的成员,有穿蓝大褂的美工,属干部编制,有不穿蓝大褂的描工,属工人编制。描工的描稿工作是将设计稿的各套色分别描在透明胶片上。美工室中央并排放着一张大描稿台和一张大工作台,围绕着台子右边和后面是美工的工作台,左边是描工的描稿台。
在美工室上班后也没有什么工作压力,8点上班铃一响工厂大铁门一关,再从小门进厂都算迟到扣奖金。到美工室后惯例是换蓝大褂泡茶看报,半个小时后才启动工作,描工们则半个小时聊天。什么叫厂子里的时间,无聊得让人心里长了毛一般,痒痒的却够不到。等到习惯时,那分分秒秒的时间变成了一天天的日子,慢慢地与美工室和化验室的同事们混熟了,一位好心的同事告诉我,说原班团书记是从这里考上纺专,满五年工龄可以带薪上学,毕 业后必须回厂工作。由于他成功地留校当老师,将我作为他的“替身”分配到这里。“替身”这把无情剑刺伤了我的自尊心,憧憬的美工工作顿时失去光彩,那堵心的闷气让日子变得烦躁。我开始注意老美工师傅留下的山水盆景,来厂子的这段时间,我除了浇水之外还没有认真地观赏过盆景,现在看时无论是假山还是青苔都制作得意趣盎然,展现出缩小版的山水风景。之后,每天上班后先收拾山水盆景,并阅读有关书籍增加假山上的植物,渐渐地山水盆景平抚了我的烦躁,让无聊的时光有些绿意。
美工的创作指标是每月上交一张中式被单设计和四张西式被单设计,所谓中式被单设计就是传统的“四菜一汤”,顾名思义被单四角小图案,中间大图案。按同尺寸被单的四分之一创作,西式被单设计则接近花布纹样设计,一个四方连续有大有小外加冷暖色调的配色。美工们多数从描工提拔上来,缺少系统的绘画训练,设计时延续着师傅传授的纹样模式,花卉和配色也是固定的几种模式,创作时不注重素描色彩,但撇丝法基本功都非常过硬。从工人到描工再到美工是一条跳龙门之路,美工在工厂是一群特殊的人享受着特殊待遇,一周六天工作日中,周三是美工写生日,可以不上班还能报销交通费。一年里有一次调研出差,交通住宿费全实报。进厂一年我这个外来美工没有师傅没有靠山,也没有人告知这里的规矩,撇丝的功底不过硬,牡丹花的描绘不规范等原因,我的中式被单设计稿始终也没有成为产品的机会。在郁闷中有好心人告诉知三年满徒方可出稿的规矩,之后,我不再费力画中式被单了,每天上午画西式被单和配色,午饭后睡个午觉,下午当大家聊天时有了模特,合着大家的节奏开始写生,力争与大家同化。慢慢地也了解到设计稿成产品首先要有指标,一个月的生产指标没几个,自然是老资历美工的设计稿优先,当时的规矩是看人不看稿的孰优。
为了创收外汇,工厂开始增加西式被单的产量,通过外贸公司介绍直接与外商洽谈业务,增加丝网印刷机的运转率。机会有时会在不经意中来临,一天外商在看了样品之后,提出要从设计稿中直接选样,为了定单美工室所有的西式被单设计稿被搬到会议室,结果自己的设计稿被选中,第一次有了成品的机会,打破了三年出稿规矩。外销宾馆用产品的生产逐渐取代内销中式被单生产,配套西式室内纺织装饰用品的设计成为美工室主旋律。撇丝功夫在西式用品设计中显得呆板,更需要水彩画技法和点彩法等绘画技法,传统的牡丹花也被无名草花取代。美工们为了适应外销,必须不断地创新,购买外文图书、期刊,整理各种花卉图案和配色资料等,英文能力和绘画基础使自己很快适应了新需求。
春节前,厂子里的大卡车拉来了冰冻鲤鱼,作为年货分发给每位职工,这些冻鱼是工厂用被单等产品从郊县鱼塘里换来,在计划经济时代,商品基本上都凭票供应,所以原始经济的物物交换成为一种便捷方法。看一个厂子的效益好坏就看年货了,春节前带回家的各厂年货自然成为邻居们议论的对象。
春节后的元宵节,纺织局惯例要举办灯节,每年负责参赛花灯制作的先辈美工忙于拿文凭,所以差事落到我的头上。在了解历年灯节参赛花灯后,设计了一盏直径2米的超大型走马灯,在木工间制成底座、顶圈和支撑柱等主架部分,加上内灯架,内外八面二层手绘薄纱,旋转时彩色花卉变幻出五彩缤纷的图案,费时1个月最后组装点灯,由于大型走马灯自身重量的原因,内灯无法依靠热量旋转,无奈之下只得请来电工师傅,在底座上安装驱动主轴的电机解决了旋转问题,试灯那天厂领导都来美工室观看,看来拿奖是不成问题。可是搬入的那一天才发现美工室的门和窗都没有2米宽,看来要么拆开到会场再组装,要么砸开窗子。工人阶级有力量办事也粗旷,没等商量出结果就砸开窗框,从美工室搬到厂房的平台上,再用滑轮将灯笼吊到卡车上。巨型走马灯配精致手绘为厂子夺得荣誉,得奖归来的走马灯被挂在食堂。
夏天的美工室是一年中最艰苦的日子,上面是烈日晒下面是锅炉蒸,屋内4台电风扇扇着热风,一天只有上午半天时间勉强能工作,午饭后的午睡常常被热汗泡醒,浑身如淋浴般汗湿内衣,不停地喝水也无法弥补身体失去的水分。下午工作时那汗水滴滴答答地落到纸面,将刷的底色和画的图案都弄花了,一般下午除了配色块或打草稿外只能聊天。在一个巨大的蒸笼里人人头脑发虚,除了喝水喘气什么也不想干。往年夏天基本上不用创作新花样,中式被单的设计存稿也够维持一个夏天。可是今年不同了,为了创外汇而接的订单必须完成,尤其是来稿放样配色工作任务紧数量多。为了解决美工室的酷暑,技术科从车间搬来一台工业用空调,临时摆在化验室里,用厚塑料布挡在楼梯口,通过电风扇把凉风吹进美工室,空调机噪音太大,轰鸣起来化验室里根本无法呆人,二个科室的人都集中到美工室工作,好在美工室的热气慢慢地被驱散,人多热闹大家边聊天边工作,时间也就不那么难熬了,下班时化验室里积满了从空调机漏出的水。
冬天的美工室是一年里最惬意的日子,暖气片和四周的蒸汽让屋里气温如春,下班1个小时前,美工室的同事们都早早地去澡堂洗完澡,在美工室的水池里洗干净衣服,只等下班的铃声了。只有我是在下班后才去洗澡,那时的大浴池里已没有人了,可以一个人静静地享受,回到美工室时也是空无一人,打开收音机听着乐曲,看着夕阳透过窗玻璃将室内染成金黄色。与纺专时一样在音乐中等待着灵感,享受着那静静地黄昏,一天里最让人心静的时刻,天黑时才骑自行车回家吃饭。有几次在澡堂里偶遇厂支部书记,几次交谈为之后埋下伏笔。
干部队伍的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是一句口号,也是一条紧箍咒,逼着晚辈干部们下班后上夜校拿文凭,搅得长辈干部们人心惶惶。一天,厂支部书记找谈话,准备发展我入党,看来他是彻底地误解了我洗澡晚离厂晚的事,入党一事彻底打破了我的平静,习惯的日子会让人不习惯。新机遇必然触动别人的“奶酪”,厂子里没有根基的我很多事情开始想不明白了,被推到浪尖上又不具备与风浪搏斗的本领,开始经历着骤然出现的一堵堵无形墙,矮的绊脚高的撞头让你窝气而无从发泄。当面前恭维多了一定要留意自己的流言蜚语,逆境里锤炼的是忍耐心,摧残得是青春活力。随着八十年代的“出国潮”,纺专的同学们一个接一个自费留学去时,心灰意冷的我下决心彻底摆脱“替身”的阴影,脱去蓝大褂出国留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