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诗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3|回复: 3

校园的黄昏静悄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08: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静自有静心处,黄昏时的草坪是我心中的静池。晚饭后独自来到教室前的阳台上,听着钟楼内大喇叭播放的轻音乐,望着草坪上慢慢褪去的余晖,再烦躁的心情也会封入寂寞的护罩中。半个小时的音乐节目结束,夕阳里继续着诗歌旅程,等到天光昏暗诗句融化到书页时,起身回到灯光下的教室,那寂寞的护罩遇见光芒一下子融化,喧哗声再次回到耳畔。这一切成为一日的必修,好在阳台前高大的合欢树隐蔽了我的身影,不然自己也会成为一道风景线。
这是我的纺专,坐落在上海中山公园西南长宁路1187号,原圣玛利亚女校旧址上。围绕着长方形大草坪是由长廊连接的几栋红顶小二楼,砖木结构建筑有教学楼、办公楼、教职工宿舍、女生宿舍等,连接各建筑物之间长廊不仅可遮阴避雨,在绿树的簇拥下也平添几分浪漫。原带钟楼的礼拜堂现为图书馆,是整个建筑群的标志。我的教室位于草坪北面红顶建筑二楼,朝南有阳台,沿阳台楼梯下去是大草坪,教室北面是大画室和小画室。
美术系81届只有1个班共18名学生,除3位应届生其他都是大哥哥大姐姐,有的工作多年,还有带薪上学。新学期刚开学,还在适应新生活时,官位攻坚战悄悄地拉开了序幕,等到美术班指导员宣布班干部任命之后才略闻其大概。这些与我这个应届生无关,一个班也是一个缩小的单位,班干部的任命由指导员说了算,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自然熟悉这一套。虽然全班学生的家都在上海,再近也必须住校,户口迁入学校。全班分2个男生寝室和1个女生寝室,班上2名党员分别担任班长和班团支部书记,同时兼寝室长。从红小兵到红卫兵再到共青团是一条自动道,无论是否愿意谁也没有勇气下来,所以班上除了党员就是团员,定期汇报思想是党团员们的政治觉悟的表现。
美术班指导员除了管思想也管生活,定期检查各个寝室的卫生情况,每次抽查的二个典型都在我的寝室,班长兼室长是一位复员军人,每天起床后都将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床铺收拾得干干净净,而睡在下铺的宝宝是应届生,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画画上,不叠被不收拾床,被絮罩破了也不管,天天在棉絮里钻来钻去。每次抽查到这里都会留下了指导员的表扬和批评,在屡教不改之后还联系了家长,宝宝的母亲和姐姐为此特意赶到学校为他收拾床铺,一心想当艺术家的宝宝自然与班长结上梁子。
新学期很快过去,美术班的人群也开始分类,有想留校的围着指导员转,有想当艺术家的整天泡画室,有想谈情说爱的满校园转。同寝室的男生们熄灯后的悄悄话除了艺术八卦外,最多的还是有关男女情事,这些夜谈成为我和宝宝这二个小弟弟的第二课堂。期末,指导员找每位学生个人面谈时,寝室的夜谈成为不良思想的苗头,受到指导员的批评,这样一来激起民愤,开始了一场揪打小报告的活动,在落实对象后报复计划启动。先是二边男生寝室的人隔墙斗嘴,之后再隔门争吵,等到班长也加入了争吵行列后,等候在门外的宝宝将一脸盆水从房门上部的通气窗泼进,浇湿了班长位于门口的床铺,整个楼道一下子安静了,大家各自上床睡觉。此时察觉上当他,借着过道的灯光无奈地拧干被褥的水,嘴里喃喃地说不光我一个人汇报,凭什么只对我一个人…。一夜无话,报复虽然出了气也让宝宝担心起来,好在老大经验丰富告诉他,指导员问起就说是团支书告诉我们有关告密一事。果然,班干部的相互纠缠让我们这些小人物暂躲一劫。从此,我们的班长每天都等到大家睡后才回寝室,平时尽量避开我们说悄悄话的场合,这样,他也就摆脱了汇不汇报的困惑了。
当时,纺织业和轻工业是上海二大支柱产业,上海纺专和上海轻专的美术系学生们都将成为未来二大产业的设计师,自豪感让每学生都觉得与众不同,平日里穿着蓝大褂进进出出,除了学习时的工作服之外,也表明了“艺术家”的身份,那蓝大褂俨然成为美术班的标志。以理工科为主的纺专,美术系是唯一的文科,班上的大哥哥们攻城略地初期都带着小弟弟当掩护,让我有了近距离学习的机会。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更让美术班的知名度得到提高。运动除了加强政治学习,还明确地将牛仔裤、男留长发和女扎马尾辫统统归于资产阶级自由化表现,这一禁令让美术系的年轻老师们炸了锅,穿牛仔留长发是艺术家的标志,在专业老师的影响下美术系成为了运动的重灾区。由于纺专校长是上海市纺织局局长兼任,主管副校长不得不亲自带队在校门检查,查到牛仔裤剪,长发剪,马尾辫剪。在三剪的压力下,年轻教师们带领男生去剃板寸头以示抗议,这样我也第一次剃了板寸头,仿佛这样才离艺术家又近了一步。可怜的指导员对上做检讨,对下做思想工作,弄得这位留着刘胡兰头的老党员身心力竭。无声的抗议也引发了其他系男生的效仿,校园里的喇叭天天播放着各种文章,音乐和宁静被取消,校园的黄昏在沸腾,政治运动让人们恍惚又回到那个激情澎湃的年代。运动终于结束,夕阳下的校园再次恢复平静。冬天5点半吃的晚饭,到了9点半熄灯回寝室时肚子也饿了,吃腻了家里带来的饼干,偶尔也会和同寝室的室友结伴去铁路旁的饮食店,吃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听着开往金山石化的列车隆隆声,憧憬着艺术家的未来。
校园的黄昏静悄悄,当我在阳台上享受着音乐与诗歌时,班上的大哥哥们满校园溜达,老大在自己的座位上写书法,老师办公室处的旧报纸,团委办公室的墨水,从晚饭后到熄灯天天如一日练字,我每天日落后回到教室,坐在他的桌前静静地看着练书法,各想各的心事也不说话。等到他女朋友来时我才知趣地离开,来到画室时模特已请到,大哥哥们有说有笑地开始画素描,我这个小弟弟只能躲到后面借光,一边学习大哥哥们的绘画技巧一边画自己的作品。老大的书法成就了一段姻缘,练书法需要笔墨纸,笔是自备的狼毫笔,纸是老师办公室要来的旧报纸,只有墨必须自己碾。老大首次利用蓝大褂展开了攻坚战,目标是负责团委宣传的女生,每次都拉上我去看她出黑板报,我们都是出黑板报的老手,也能帮上点忙。接触几次之后我就下了岗,不多时这位宣传委员也来看老大练书法了。
自中学第一次暗恋之后再也没有心跳过,高考占据了整个心思。进纺专后的集体生活一切都是新鲜事,而一次校外活动打破了平静,当时路过徐家汇一家新华书店,我和大家进书店看书时,第一次见到班上唯一带眼镜女生的母亲,一通询问把我窘迫得忘记了自己。之后那位女生对我的态度变了,完全是姐姐对弟弟般饱和照顾,尤其是在食堂里当着班上的男生给我送料理,那顿饭在同学们的热烈祝贺中窘迫地吃完。校园的黄昏不再宁静,为了躲避她的关心,一个人离开了阳台躲到操场听音乐,日落后也不敢回教室,一个人在阅览室或公共教室看书。之后的半年时间,我脱去了蓝大褂混迹在公共教室、阅览室和图书馆。
记得初夏的一天,一个人在阶梯教室里看书时,班上的蓝大褂们又来请模特,看见我一个人在看书就说,你那位女皇天天找你,都找疯了。我赶紧央求千万保密。大哥哥们也没有太多理会我,径直去和前排的一位文静的女生搭讪,那位女生说这星期要准备考试。等同班男生离开时,她回头看了我一眼,与正盯着她背影的目光碰撞在一起,那一瞬间在我心里擦出了火花。之后的日子里我都在同张座位看书,而她也是天天来复习功课。
暑假结束后,我有些迫不及待地享受着校园的黄昏,在阳台上听着音乐阅读诗集,带眼镜的女生来了,她把我叫到小画室,先给我一个纸袋说是礼物,然后责问我为什么躲着她?伤了自尊心的我赌气地回答道,是和女朋友约会不是躲她。她自然不信,女人有女人的直觉。离开画室再次来到阶梯教室时已经没有空座位了,我站在门口不自觉地一排一排地找着那位文静的女生,当我失望地转身要走时,看见靠墙的一排座位有一个空位,旁边坐的正是她也在看我,在我犹豫时脑海里出现了蓝大褂的形象,对呀我也是穿蓝大褂的人。我向她一笑来到近处,见她从空座上拿起背包移身坐到空座。坐到她身旁时可以感到周围的目光,和她在一起除了问候只需共享这份宁静,再让心中多一份牵挂。以后这阶梯教室成为我们约会的地方,摆脱了班上女生之后,再次可以享受这黄昏的静,在阳台上听完音乐,穿着蓝大褂来到阶梯教室,坐到她为我留的座位上。
男女之间进一步发展就需要交心,而小卖部边上的公共教室成为校园里的鸳鸯楼。名声远扬的鸳鸯楼好景不长,轮流进驻各班指导员后,那些闻风而散的鸳鸯们来到操场边的小树林里,忍受着蚊叮虫咬坚持到熄灯,女生寝室在校园内,可男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寝室在校园外,必须翻墙回寝室,因为谁也不愿意在门卫室留下姓名。所以不练就翻墙功夫就当不成鸳鸯。可是,一次整顿校风的统一行动,再次棒打鸳鸯,由教务处长带队拉开大网在林中逮鸳鸯,电筒的光柱飞舞如同上演警匪大片一般,运气不好被抓的鸳鸯们都背上一个处分,再叹爱得艰辛啊。校园风声紧,鸳鸯楼鸳鸯林整没了,鸳鸯们四散到校园每一个阴暗角落,也有的走出校园,外面的世界更危险,还要时刻提防治安联防队,晚了女生也要爬墙进校园。相比之下穿蓝大褂的鸳鸯们幸运多了,他们开始在画室里筑窝,用大画板隔出一个个小空间,指导员抽查时也能及时应对,熄灯前只需将画板从画架移到墙根不留痕迹。集体生活中学习是一部分,业余生活也是一部分,光靠三令五申的禁令也解决不了事情,为了丰富学生的业余生活,学校决定在各个专业安置黑白电视机,指定专人负责。美术系的大画室一角摆上了一台电视,观看时间从6点到8点半。当人群都聚集到电视机前时,那黄昏后的校园更显得静悄悄了。

悄悄走来的脚步,静静无息的沉思,为着长久的不解,增大静寂的空间,让出人群间距离,挤破寂寞的护罩,挥手在上迈步在下,驱除满天积云再望晚霞是否依旧,昔日情景如幻影重叠,孤独忧伤成青春象征,当心灵的钟声打破了夕阳时校园,静寂的空间缩回了绿林中,四周再次恢复喧哗,记忆也开始了嘀嗒镌刻,这就是我的青春黄昏和校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8:1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能附上作者简介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08: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之源 于 2017-8-4 09:59 编辑

崔海源(笔名:海之源)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上海纺专美术系读书期间,正直朦胧诗兴起,与自己的绘画创作产生共鸣,由此开始学诗、写诗。之后的工作期间,由于工作关系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创作了许多诗歌。八十年代后期出国留学日本,辍笔近十几年。之后应出版社的邀请,先后出版了几本设计方面的书籍。为了提高中文写作,再次开始学诗、写诗。为了自己的中国心,坚持在日文的大环境里精心地耕耘这片小小的诗歌园地。随着网络的发展,交流变得容易,身处异国他乡通过电脑沟通着我和祖国的联系,诗歌正是这纽带。
现居住地:日本京都岚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